你是我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还记得我常常说之前的同事长得像大学同学王刚么?今晚问起他在哪儿的时候,他说他已经到南京了。多么讽刺。不是么?那话儿就从这里说起吧。

那个男生叫陈东方,大家都叫他小陈。江苏连云港人,因为他是江苏人,长得又像王刚,那时候自然多了几分亲切,更可爱的是他老家跟王刚家竟然离得不远。
他今年6月毕业,跟他女朋友一起从广西一个不知名的大学毕业。他女朋友卓玛西藏人从小长在新疆,后来大了就跟家里搬到了重庆。于是小陈跟卓玛一起到了重庆。到重庆以后卓玛在爸妈和安排下进了一个不错的幼儿园当音乐老师,而小陈独自住着租来的十几平米合租房,找到了我们那个广告公司。时常放假他会去看卓玛,有时候过节还能去她家吃顿饭,常常在外出的车上打电话,虽然拍完了很累,但是辛酸中却也尽是幸福。

那天盘龙立交钢箱梁推进,为了拍一组延时镜头,我们在烈日下暴晒了好久。由于早四点半就起了,他困了直接睡到了马路上,满身灰尘。中午,小陈他爸爸打电话来了,远远的听他们吵了起来。后来才知道小陈爸妈给他在连云港找好了一份白领工作,待遇好,不辛苦。可是,他却不愿意离开。有时候看着他吃公司的饭辣的满头大汗,他说有天会习惯的,可我心里突然觉得好冰凉。

那时候我常跟他说,好好就在重庆,珍惜卓玛对你感情吧,你要走了可就回不来了。他说他会坚持的。可是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可是今天我问他时候,他说他已经到了我们学校,也就是南京林业大学附近了,我心里突然一阵酸楚。我知道卓玛也许更轻松了,不必再跟爸妈斗嘴男朋友的事情,也不必再看到小陈过得那么辛苦而自责。可是我想未来很久很久,卓玛可能睡不着,可能偷偷在半夜哭醒。因为她就这么看着小陈走掉,不敢挽留,也不知道怎么挽留。毕竟他有他自己的人生。
小陈说,以后只能看缘分了。
嗯,缘分?除了这么安慰自己还能怎样!

因为我要把这边的房子转租出去,所以把房子信息挂到了网上。那天有个说普通话的一个学弟打了过来说要租房子。
晚上我们约到了地铁站见面,打过电话,他们迎面走来。小学弟长得挺乖巧又帅气,烫个卷发,穿着耐克运动鞋,青春活力。身边垮了一个小女朋友,小乖小乖的。男生重庆大学大二,青海人。女孩儿重庆医科大学大二,就是重庆九龙坡人,青春靓丽。他们学校离得不远,两个人默契恩爱,紧紧拉在一起。我刚下班就带他们回去看房子,一路聊起来。他们说这边稍微有点远,我于是建议他们说买个单车啊,大学有个单车才完整。到时候你带着她四处骑车,所以这儿也不算远了。他们四目相对,温暖甜蜜。

我突然想起了,好多大学的往事。稚嫩,单纯,相爱那么简单。可能他们不会租我的房子了,可是他们会住一起,会发生太多事情。只是我真的好想他们不要分开。看完了房子,他们走的时候,我好想跟那个男生说,毕业了不要回你那个破青海,就在重庆留在她身边吧!千万不要分开,你要好好对她,一定要结婚。我想我那个时候已经要疯了。他们的人生,他们的未来充满了太多不确定,你又怎么干涉影响得了,傻不傻?你个傻逼!

他们也许现在还在到处找房子,也许正在某个校园的角落里吵架,也许和好了抱着在亲吻也说不定。而小陈也许在玄武湖边挂念着嘉陵江边的卓玛。谁又知道呢?小陈可能很难很难再回重庆了吧。也许很多年以后小陈变成了有钱人回来娶卓玛呢?可是谁又能保证卓玛不会伤愈,重新找个爱他的人,结婚了生娃了。就算她爱着,他爱着,又能怎么样!也许有一天你赢了物质,你也会输给时间,不是么?
我是突然觉得邹桥双双,张元王娜,刘梅庞浩是多么的幸福。紧紧抓住不要再放手了,一瞬间,一辈子吧!

有时候这些就是现实,坚硬的让人绝望。无数次你总想用头撞破它,可也总是满头献血,有一天你怕了,也会学会顺从了。你成熟了吗?不,你只是丢掉了童真,不再去幻想而已。
可是,我们输给了谁?

谁又知道呢?

睡不着,又一直循环许巍的《故乡》,我知道,我回得了故乡,却再也回不到你的心里了。

天边夕阳再次映上我的脸庞 
再次映着我那不安的心 
这是什么地方依然是如此的荒凉 
那无尽的旅程如此漫长 
我是永远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 
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 
在异乡的路上每一个寒冷的夜晚 
这思念它如刀让我伤痛 
总是在梦里我看到你无助的双眼 
我的心又一次被唤醒 
我站在这里想起和你曾经离别情景 
你站在人群中间那么孤单 
那是你破碎的心 
我的心却那么狂野 

你在我的心里永远是故乡 
你总为我独自守候沉默等待 
在异乡的路上每一个寒冷的夜晚 
这思念它如刀让我伤痛 
总是在梦里我看到你无助的双眼 
我的心又一次被唤醒 
我站在这里想起和你曾经离别情景 
你站在人群中间那么孤单 
那是你破碎的心 
我的心却那么狂野 
总是在梦里我看到你无助的双眼 
我的心又一次被唤醒 
总是在梦里看到自己走在归乡路上 
你站在夕阳下面容颜娇艳 
那是你衣裙漫飞 
那是你温柔如水

2014-11-13 01:45

发表于铁丑的QQ空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