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食物的情感

过年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常常围在一起聊着那些陈年往事,一部分便是关于那些逝去的亲人,还有就是他们带走的厨房的手艺和那些再也回不来的味道。

————谨以此文献给远在天堂的奶奶

前几天在Cocoa.La上发现了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小森林》,分为上下两部,包括《小森林-夏·秋》和《小森林-冬·春》。

平凡女孩市子(桥本爱 饰)自幼生长在位于日本东北地区的村庄小森。这里远离都市的喧嚣和浮躁,为青山绿水所环绕,俨然一个幽静怡然的世外桃源。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依靠一双勤劳的双手经营渺小却舒适的生活,与世无争。市子曾经前往东京闯荡,只不过她终究无法适应都市快节奏的步伐,最终回到了妈妈早已不在的老宅。童年时妈妈福子利用山川田野各种食材做出胡乱命名的美食,实心眼的市子在感叹受骗之余,也将美好的回忆留在了味蕾深处。仿佛遵循着母亲的步伐,她将对故乡的热爱融入了美食的烹制中。在朋友佑太(三浦贵大 饰)和吉子(松冈茉优 饰)的环绕下,享受着无忧无虑的人生……

—————《百度百科》

电影没有剧情,日记本式的叙述,穿插了主人公市子的美好回忆,记录了整整的一年,包括小森村一年里面春夏秋冬的美丽景色。那个地方像极了我儿时长大的地方。有山有水,有蓝天白云,星空飞鸟,稻田白鹭。有太多的画面都让我想起那些美好,至少是现在的我再也难以体会到的了。

我想如果里面的配乐再精致一点,就能大致称为《舌尖上的小森》了,里面充满了太多的美食画面,而且纯朴自然,让人充满食欲而不担心长胖。在很多的画面里,导演刻意的要展示出,人类对于食物情感的传承。包含在了主人公妈妈对市子的天真谎言中。就像那时候第一次吃西瓜时候奶奶跟我说,不要把西瓜籽吞下去,不然你脑袋上就要长出西瓜秧苗。于是为了我不要顶个西瓜去上学,我吃瓜时候必定小心翼翼,而那时候很少有无籽西瓜,所以对于西瓜的不感兴趣就从那时候开始了。

电影里面让我回忆最多的镜头便是新年快到了,大人们在准备食物时候。旁边的小孩子会跟着偷嘴,打年糕时候他们在大人面前眼巴巴的看着,偶尔的大人就会扯一团热乎乎的年糕给他们。那种味道偷偷地伴随了我们一辈子。

在印象中奶奶年轻时候是富家小姐,一辈子过得跌宕起伏。她为人大方豪气,所以做得一手好菜也绝不会小家碧玉一般。后来奶奶年纪大了,儿女成群了,但是她得威严一直都在。一年中每个大小节日家里的人都会因为奶奶命令而聚起来,甚是热闹。所以每一个传统的节日都会是一个美食节。

记忆尤其深刻的便是每个端午假,我们家都要打糍粑,那是奶奶以前在大户人家传承下来的风俗。我们会蒸一大锅糯米饭,蒸好以后会倒进一个花岗岩打造的石臼里面,然后用新鲜的芦竹一直捅打。每次打好以后放在桌上我们都会偷偷地掐一团放在嘴里,那种边嚼边散发出来的芦竹的清香在后来从没尝过。

还有大年三十晚上,用整个大锅把最好的腊猪头蒸好拍上香油和芝麻。然后端到家里各个地方祭神,什么灶神啦财神啊什么的。我们小孩子就一路尾随,直到快十二点就要拆猪头了,猪头里面的核桃肉还有牙板真实绝顶的美味。

那些味道还有每年冬月腊月的杀猪饭,炕腊肉时候火堆里面的红薯土豆,农田里沾着泥土的黄瓜西红柿。每次捞泡菜时候那些酸的一副鬼脸的酸黄瓜。太多太多数不清的,就像那些再也回忆不起的奶奶的笑容。

现在长大成人了,一个人住在城市里。很少能因为美食再牵扯出一些温暖的情感。

于是我让老妈带了家里老酸水,在家里做起了泡菜。也时不时会让家里的长辈再邮寄一点家里的咸菜。常常回到家一碗米饭,一碗泡菜炒肉丝就能美美的吃一顿。

我很难想象当我有了孩子以后我能传授给他多少关于食物的美好记忆,是肯德基还是麦当劳呢?

奶奶去世以后,那些凉拌风豆豉的菜再也没人会做,只能努力地回忆起,却再也不能用味蕾去感受了。所以现在每次回家过年,爸妈准备年夜饭的时候我总是守在一边,看看妈妈的珍珠丸子怎么做的,爸爸的凉拌鸡怎么做的。我想这样的话,我孩子的记忆力就不全是麦当劳和肯德基了。

小时候爸爸妈妈在广东打工,奶奶会把家里的咸菜和很多腊肉炒在一起,然后托那些南下打工老乡带给他们。那时候我守在灶火边,看着奶奶炒菜娴熟的动作,听着炭火噼里啪啦锅里滋滋作响,闻着那些飘出来的醉人的香味。最后这些关于食物的家乡的温暖味道会带给那千里之外艰苦打拼的爸妈一些满足。

长大了我也离家千里,在南京念书和在上海工作那些日子,爸妈也会做一些家乡菜寄给我。那些味道伴随我整个大学和在外的工作时光。

就这样对于食物的情感就这样一直传承着,即使再远,时光再变,总是不会忘记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