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光

peitu

昨晚~深夜

跟朋友三个人吃完烤串儿,我就默默的送别他们上车了。
深夜大部分公车都停运了,突然就想一个人走走。深夜了车很少,除了显眼的重庆小黄包还在满街穿梭。路灯都散发着老旧昏暗的黄色光线,从路边的黄桷树叶里钻出来。有个妹子,也许是走累了或者喝酒了,非要那个男孩儿背他。那个男孩儿露出一副很惬意的样子,弯下腰,双手挽起女孩的大腿,轻松的背起了她。那个女孩儿把头静静地靠在男孩肩头嘟囔着喃呢细语,男孩也边走哼起了小歌,他们就这样缓慢穿行在深夜的路灯光影下,像一卷泛黄的电影胶片,缓缓的播放。

那一年,佳佳过生日,在珠江路钱柜唱完歌也是深夜了,参加同学们都打车回去了。因为离学校不远,我跟老潘决定走回学校。北京东路那段也许是南京最美的几个地方了,深秋的法国大叶梧桐落得满地都是,夜班公车飞快驶过卷起地上落叶随风飘舞。
那一次我背着老潘走过了最美的一段路。

回到宿舍,我写下了一篇日志《公车司机》~2011/11/13 23:56
“ 已经习惯了夜晚地迷幻霓虹,习惯了清晨人迹稀落的街道。习惯了路边的熟悉风景,习惯了陌生的人来人往。南京的梧桐又开始脱皮了,一层一层。会不会是他们的记忆,剥落腐烂。落到土里,长进骨子里。南京的夜依旧鬼魅迷惑,长街梧桐,单车落叶。公车外起伏的路灯,在玻璃外划出起伏的曲线。车尾卷起的落叶,在路灯下投下纷乱的影子。拉着她,走在夜晚深秋的南京。泛黄路灯光映衬侧脸的轮廓。还是猜不透这个城市的情绪,就像猜不透你的心。 ”

一转眼,三年过去了,物是人非,迷离沧桑。

我想,岁月静好,也莫过如此吧。

2014/9/14 01:20

发表于铁丑的QQ空间

One thought to “旧时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