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的危险

       今天在图书馆翻看原研哉的《设计中的设计》,其中有着这样的一句话,让我陷入了一段对自己工作的一些思考。

      「我们有一些人缺乏日常沟通的实际能力,沉醉于对电子媒介可能性的梦想中,因而有堕入一种沟通盲聋状态的危险。」——第一章节「再设计—二十一世纪的日用品」

         这是原研哉在2000年左右时间开展「再设计」展览后写的一篇文章。从前我总是对于设计大师的权威性嗤之以鼻,如今看完上面一段话,我的不承认,设计大师不管是在设计之中亦或是设计之外总能以更加哲学性和前瞻性的眼光看待问题。

           在我每天24小时生活中,除去睡觉的6-8小时外,另外十几个小时生活中,我大概是一大半时间跟我的手机发生着或多或少的关系。再回过头去看文章开头的这段话,不免一身冷汗。我仍然记得李如一先生在《告别微信》中的警示:我不能接受「离开了某个高度复杂系统就无法生活」的人生。

           我身边个最好的哥们,在某东电商集团上班。最近每次见他的状态几乎都是抱着手机,每分钟都开着微信。走路,坐车,吃火锅无时无刻不在低头,聊天列表分布着十几个微信群,看着他这样在屏幕上飞快的点击,我开始担心如果哪天路上的井盖被偷,倒霉的肯定会是他。

          昨晚朋友请我们去看话剧,在接近两个多小时话剧途中,不完全统计,该朋友大概中途三十次掏出手机,绝大部分时间是停留在微信上。

         然而讽刺的是,我现在的交互以及UI方面的工作,几乎全部宗旨便是用尽你最大的设计功力让用户尽可能的停留在手机屏幕里,更确切的说是我们的产品里。我们需要把手机屏幕里的用户从其它地方吸引过来,你每一次离开屏幕,放弃使用我们的产品,便是我们的失败。我们需要给你最好的用户体验,最好是让你走火入魔,沉醉其中。然后再从你的钱包里拿走我们需要的东西。就这样连同我们自己都无时不刻的深入其中,难以自拔。

        上次从642公交回家,一个小女孩从上车开始就拿着他父亲的大屏手机开始玩儿着「消消乐」手速之快令人惊叹,中途他爸爸问了她一个关于学校的问题打断她的游戏,小女孩儿气急败坏的跟父亲发火了。现在的用户体验设计师交互设计师,UI设计师已经把产品设计的让不识字的小朋友都能毫无障碍的玩儿通ipad的游戏。似乎他们已经不像我们小时候关心树洞的蚂蚁和稻田的泥鳅。

         科技的发展以及互联网对我们生活无孔不入的渗透,VR、AR技术的无线延伸,让我们在虚拟世界更加的如鱼得水。但是我们怎样才能在这技术的浪潮中保持我们对现实世界的认知而不至于沉溺?似乎这还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的离开哪怕只是一个「微信」社交产品,而且你越来越多的孤独感的溢出,是在离开手机之后~

         从表面上看,似乎言过其实。然而真正的怪兽吞噬你之前,是不会让你感受到恐怖气息的~

         周末天气不错,该去爬个山锻炼一下了,记得不要带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