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东西大麻都不能给

题目这句歌词来自于朴树的一首歌《在希望的田野上》,这首歌收录在2000年发行的专辑《我去2000年》中。

前几年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将这句歌词字幕打成「那些东西大妈都不能给」,让我回忆起了初一时候第一次在没看歌词情况下听到这首歌的感觉。

后来我知道这首歌的鼓是窦唯敲的,心里崇拜的感觉又增加了一尺。

那天回家,远远地一个来家里做客的朋友看见我。后来他说,我看起来仍像一个少年。我想这大概是我最近听到的最让我开心的一句话了。后来我把许巍的那首《少年》发给了她。

依稀记得许巍跟朴树唯一一次同台,是一起演唱了一首《永隔一江水》。

评论里面说「朴树是彩色的许巍,许巍是黑白的朴树」。

从会听歌开始,对好听的音乐总不爱追寻他的唱作者是谁,唯独对许巍和朴树不可抵抗。我大概是先知道有朴树这个人,后来才认识许巍。其实当初喜欢的原因很简单,他们唱歌一直抱着话筒没有其他的动作,内敛而含蓄。

看多了网易云的评论,才发现原来很多人跟我一样喜欢着这两个人。

也是前几天朴树跟王珞丹参加节目的片段在微博上火了,也才记起忽然间从初一到现在已经大概十二年的光景了。

歌手出道即巅峰,朴树大概是最为典型的一个。

第一张发行于2000年的唱片《我去2000年》大概是朴树才华疯狂溢出的杰作。那年我买了一张磁带,用步步高的复读机反复的听着。

不过这张里面的歌曲除了广为人知的《那些花儿》没有一首在网易云排到朴树的前20。无可厚非的每个年代的人有每个年代记忆。

 

在朴树的音乐里,我大概最爱这几首歌。

NO.1   《九月》

「看这就是让我迷失的那座城市

舞步如梦恍惚

醉的人们呀举起杯笑着眼里都是泪

谁在晚餐后老去像迷雾里我的心」——《九月》

我个人博客的音乐第一首便是这首。许巍有九月,李志有九月,朴树的九月听着让人心疼。

每次在江边看着山城的万家灯火,这个于我没有任何归属感的城市,让我迷失也让我恍惚。

NO.2   《召唤》

「是夜吗

是远方

是那阵 忧愁我的晚风

在那往事翻动的夜

在儿时没能数清的星斗下

我知道她来了

像风一样

那些旧时光

那些爱情

那些渐渐老去的朋友

在远方

寻找我

可我已不能回去啊

抵达那些往事

生命就这样的丢失

在那条苍茫的林荫来路

我真的想回来

在我死的那刻

它们在召唤我

我为它们活

艰难感动

幸福并且疼痛」——《召唤》

2000年朴树26岁,2017年43岁,十七年前一开口便是童话,如今一开口尽是沧桑。就像漫长的一生里,我们会听很多歌,也会有很多歌手伴随我们一生。就像周杰伦唱尽了我们青春年少的感情,而朴树大概就是那个引导我们在青春时光里如何思考生命和时光的那个人。

朴树像极了日本文学给人的气息,内敛而伤感。

NO.3   《在希望的田野上》

「快些仰起你那苍白的脸吧

快些松开你那紧皱的眉吧

你的生命她不长

不能用她来悲伤

那些坏天气

终于都会过去」

这大概是第一次听到朴树的歌带有些许摇滚的气息,其实有时候很难去定义一个歌手的风格,他是民谣歌手吗?好像不是,他是摇滚歌手吗?好像也不是。嗯,前天花姐说给一个歌手贴标签也没啥意义。

「那些东西大麻都不能给你

那些风雨你也别想去逃避

就让他们都去吧

随着风远远去吧

让该来的来

我们在这里等待

我们就这么唱 唱 唱 唱

都会好的

总会有的

那些风雨

还有阴霾

关于未来

就请你坦然」

仔细听这首歌的鼓点,确实有几分的骚气。那时候朴树年轻,少年不知岁月长,怀着一腔年少热血将所有的积极和正能量都放进了这首歌。可是在听《大内密谈》时候朴树的朋友郭小寒说往后的日子里其实他也无比的迷茫,不知所措。只是关于未来,还请你坦然。

NO.4   《且听风吟》

「突然落下的夜晚

灯火已隔世般阑珊

昨天已经去得很远

我的窗前已模糊一片

大风声 像没发生 太多的记忆

又怎样放开我的手

怕你说 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

在深夜收紧我的心

日子快消失了一半

那些梦又怎能做完

你还在拼命的追赶

这条路究竟是要去哪儿

大风声 像没发生 太多的记忆

又怎样放开我的手

怕你说 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

在深夜收紧我的心

咿呀

时光真疯狂

我一路执迷与匆忙

依稀悲伤

来不及遗忘

只有待风将她埋葬

咿呀 咿呀」——《且听风吟》

这首歌收录在他第二张原创专辑《生如夏花》中,这一张专辑的火爆,让世人渐渐的知道了朴树这个人。在朴树的歌里面,「风」这个意向以各种形式出现。就像他自己一样疯一样的男子。在马世芳的节目《听说》中,讲到了木吉他在音乐中的经典呈现。很显然这首歌,便是木吉他的经典代表作。前奏一把木吉他简直弹得让人心醉。

2003年的《生如夏花》之后,朴树便几乎消失在了世俗的世界中。作为歌迷很难理解当时他的举动。其实也用不着理解。只依隐约记得某一年湖南卫视,他扮成加勒比海盗杰克船长的模样跟刘璇参加了一个节目。

当时真是惊了,朴树扮成杰克船长的样子。

一晃好多年,再次看到他,消瘦而沧桑。

年轻有年轻的好,苍老也有苍老的味道。《清白之年》也没必要回到当初《召唤》那样的心境。朴树带给我们感动,其实一直都在。

 

只是,我没有尝过大麻的味道,所以并不确定「那些东西大麻能不能给」。

 

PS:每次遇到明星吸毒,我妈都会打电话跟我说,你可不要沾那些东西啊!于是我总会很无奈的跟我妈说,拜托妈,你觉得我吸得起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