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也他妈的只是再见

回南京匆匆一别,甚至没来得及去热河路走走,也没有时间把随身带着很多年的金陵通充个几十块钱。 常常和同学开起玩笑,如果南京的房价没那么贵,我也许会回来。

刚到的晚上跟老北去学校的后街吃了一次咖喱小憩。那家店换了装修,看起来有些怪异。石记鸭血粉丝汤,吉祥混沌,美满吉,一鸣真鲜奶吧也都还在。看到那个路口,甚至想起考研时候买到假的暖宝宝跟路边的小贩大打起来。

走在校园里,好多小孩子跟风中国有嘻哈,跳起街舞,玩儿起battle。我和老北站在人群中略显尴尬,那是浓重的青春荷尔蒙味道。而我除了有个想大喊一声「勒是雾都」的傻逼想法之外,尽是失落。

我总能感觉到,那个大学时候的我就在身边,他在教五楼,他在图书馆,他在逸夫楼,他在老操场无声无息的从我身边跑过。我想如果可以,真的想坐下来跟他好好聊聊,听听他的那些自以为是和狂妄无知。我也会告诉他,我从没背叛过他,背叛过那些失去的青春。

昨晚跟同学们在KTV是玩儿的最嗨的一次。临走之前我点了一首逼哥的《热河》:

如果年轻时你没来过热河路,

那你的生活是不是很幸福。

我爱南京,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