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岁

我从未试图要去留住时光,因为这样的徒劳会让我显得天真而愚蠢。

昨天我跟王星同学一起去渝北中央公园,帮她拍了很多照片。

因为秋天到了,那边有很多很大的的银杏树,刚好在不常出太阳的重庆,天气格外的好,真是一个拍照的好机会。

在拍摄的间隙,我发现远处草坪上,有一对父子在玩闹嬉戏。那是我不曾感受过的美好画面,所以我顺手拍下了两张了照片。后来我走到了那个年纪与我相仿却已是两个孩子父亲的男人身边。我说把照片送给他,因为是抓拍的,可能不太好,但是也算是个纪念。我还说因为这样的场景真的很温馨,也祝你们生活幸福。晚上回到家,我导出了照片发给了他,心中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满足。

老爸是一个在我们面前严肃,不苟言笑的人,加上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少。所以在我印象里,特别是童年时光,好像从没有过这样的父子时光。我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通过相机镜头,我看到的好像是自己儿时的渴望,真的挺希望时间就此停下。

 

那天老爸打电话给我,聊着聊着,他说,我跟你妈打算慢慢考虑和计划回重庆来了。

那一刻,有些激动。可是随后渐渐地一种不知所措的复杂感觉涌了上来。

我无法清晰地描述的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从小到大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远离父母一个人生活了。从高中毕业到现在也快十年了,一个人呆的太久,甚至会恐惧另一个人进入自己的生活。更何况是父母,更何况在这个尴尬的年级。

 

有很多话想说却写不下去了,算了,今天生日,还是祝自己生日快乐吧!

最后还是谢谢他们:

谢谢小胡还记得我生日请我吃饭。

谢谢谭老师的向日葵,我人生第一次收到花呢!

谢谢曹同学的红包,虽然共事不久,却成为了好朋友。

谢谢桃子的生日礼物。去南京没见到你,挺遗憾的。

谢谢老北,你送的游戏还不错。

谢谢之前人事同事黄晨晨和周湘准备的生日蛋糕,还有生日贺卡,很感动。虽然那天只是银行卡通知的公历生日。

谢谢身边和远方不常联系却一直都在的同事,朋友。感谢虽未陪在身边却在心里的家人。

因为你们,我常常会觉得自己是个挺幸福的人。

我想做一辈子设计——姜公略

打出这个标题的时候,眼泪就不禁流下来了。

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做设计了,自从2011年和詹远一起做了ColorMagic以后,再没有踏踏实实的坐下来,从画图构思,建模渲染,再到prototype看着想法变成现实中的艺术品那种喜悦和兴奋了。虽然还在顶着Google designer的头衔,但真正称得上纯粹的陶醉在设计中的感觉已经渐行渐远。

2011年的后半年,我对创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组建创业协会,组织创业活动,参加创业比赛,之后又真正的“创业了”一把做了哈佛送餐服务“筷道”。

后来来到湾区工作,每天除了开会就是画mock。说真的,虽然说UX Design也算是设计大范畴的一类,而且行业越来越热,从业人员越来越多,但离industrial design, fashion design, architecture design这些纯粹的设计还是有本质的区别。设计如果离开了对空间的想象,魅力就会大打折扣。并不是说UX design不好或是不能激发人的兴趣,而是电影赚口碑和赚票房之间的关系,无从评价好与坏。industrial design就好比是赚口碑的电影,能够打动人内心深处的东西,但却在经济效益,影响力和用户覆盖面方面无法和赚票房的ux design相比。做industrial design的时候总是因为酷的概念和艺术品般的美感而自我陶醉,但却往往因为没法搬上市场真正的成为为人所用的商品而遗憾。做ux design的时候会为无数用户的喜爱所激动,但却少了那一个创新概念触动心灵的爆破点。

去年底其实我也尝试了一些新的工业设计,但突然发现设计并不像是游泳和骑自行车一样,掌握了就不会忘记,而是像弹琴和唱歌一样,不练就会生锈。所以当发现自己已经尽全力却反复做不出让自己满意的设计的时候,心中仿佛被掏空了一件重要的东西。所以自从那件自己并不满意的设计之后,索性就干脆放弃了Rhino和3dmax,而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HTML, CSS, JS这些对工作有帮助的实际应用上。

工作以外的时间,主要就是在帮着经营Vojotech这个品牌。从为了拍出完美的照片而买了个三星S3手机做陪衬模型,到网站的每一行代码,再到每天去刷Amazon后台的销量和点击数据,联系各种线上线下的vendor走wholesale,再到蹲在那几个小时一包一包的贴标签发货。我从一个设计师完全过渡到除了干设计以外的各种边缘杂事的个体户。

但是,迷惘总是帮助人找到方向。好友Frank在我们的创业小分队心灵之旅的晚餐后问了我一个一直萦绕在耳边的话:“公略,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只知道你是个设计师。但后来接触后发现,你还在做很多关于商业方面的东西,你是更喜欢把自己定位于一个entrepreneur呢,还是一个designer”。我毫不犹豫的回答“Designer”。

做设计这件事就跟爱上一个人,就算别人再好,再强大,但你爱上了就是没有办法,排除万难,愿意和这个人过一辈子,就是快乐。这样过一辈子觉得值,不枉活这一生。

明天还是会继续,我还是会继续回到开会和画mock的生活。为了这个button放上面还是放下面,是灰色还是蓝色争个面红耳赤。但是当浮华和喧嚣退尽的时候,我最想做的事情,还是拿起笔,画出那个未必能实现,却能触动我心灵,艺术品般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