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义

2018年1月9日,我梦见我死了。在梦里人们开始处理我的身体,掩埋我。

凌晨3:30我从梦中惊醒,再也没有睡着。

很早我就起床上班,天还未亮,冬日清晨寒风凌冽,天空还有熹微的星光。瑟瑟发抖中,我感到了活着的状态。

 

2018年,1月11日,午睡起来,我看到微博上朋友分享的一篇来自知乎的文章:

之前看某一期《极限挑战》,里面有个规则让各个嘉宾选择自己要活多少岁,艺兴选了六十岁,他们都很震惊,忘记是黄磊还是黄渤了,说年轻人就是这样,觉着六十就够了。

就这人生桥这一期,艺兴很沉默,我刚开始一直以为是他年龄太小理解不了红雷黄磊他们走过的那个世界。

但是后来看一个采访,主持人问艺兴想回到什么时候,艺兴回答说想回到出生之前,最好别出生了。还有一次粉丝说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后活得像艺兴一样,艺兴说别了别了像他这样活太累了。

而黄磊红雷在时光桥上走着走着,想着哪一年自己五十大寿了,哪一年自己当姥爷了,那就是他们期待的眼看得见的幸福,所以他们是真的想一百、一百二十的活啊。

这可能就是,我老是想表达“生活没意思”和“人间不值得”,而父母长辈老是害怕和阻止我表露这种情绪的原因吧。

另一方面,这种情绪还是说不出来的,它不是考试挂科、竞选失败、面试不过这样具象的困难,更具体一点说就是,我回答不出来“你为什么不爽”、“你到底要怎样”这样的问题,我也解释不了“你为什么不顺心”。

我只能选择不说,可人是有思想的苇草,情绪这东西它堵不住。这种“不想活了”,绝非“想去死”,而是明知道我还可能遇到很多值得我去爱的朋友、爱人、群体和事物,明知道生活还有很多可能性,我却没了兴致。

一个人静静发呆的时候我想得更多的,不是未来,而是过去。

我们这些年轻的人,心境上跟希望长命百岁的人不一样的,可能就是,我们不知道自己为何而生。

当然会有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让我觉得,还有未尽的责任,还有未还的情谊,我活下去是应该的。可是若我不看这些,只看看自己,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生死能改变什么,不知道有什么可对自己负责的。

我只是觉得按着现在的生活继续过下去比较好,不会麻烦别人。尤其是当我认识到“熬过这一段就好了”这一意识,是多么大的一个错觉,而我还是得以它为动力。

生活无常,命运无常,挣扎中有时候会感觉年轻是一种错,若我孑然一身,既然早晚都要孤独地走向黑暗走向死亡,那多一点少一点早一点晚一点,可能都可以的吧。

向死而生,这都是命。

曾经看过雪莱的一句诗,是翻译的:“当爱渐渐死去,人心不过是活着的坟墓”,后来找到了原文:“So soon as this want or power is dead, man becomes the living sepulchre of himself, and what yet survives is the mere husk of what once he was”。渴望和动力,也就是爱,没错。

看到有人提了需求理论,那我大概就是满足了某个层次之后,短期内明确知道自己达不到下一层次需求的怅惘吧。

上面也说了,这种情绪绝非求死,它不浓烈,它是细若游丝,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冷不丁在发呆的时候跳出来,再被自己强压下去,可是它确实存在。

我想,我可能是得等,等到我的某些需求——生理安全也好社交尊重也好,自我实现是不太可能了——不再像现在这样满足了,需要我去奋力争取了,可能会慢慢忘了吧。

看到有不少朋友赞同,也有不少朋友不理解。很正常,人跟人是不一样的,人的各个瞬间也是不一样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敏感脆弱还容易感伤,有人却热情刚烈还斗志昂扬;我也不知道哪个瞬间是决定性的,哪个瞬间是无意义的。

其实是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有这些颓靡的瞬间,那还是希望大家像我这样说完之后,能让这些瞬间悄悄地过去。

希望大家大部分时候都是开心的。

 

我总是记得在哪里看过,书也好电影也好,大部分的「生命意义」只是我们思维的逻辑自洽而已。生命啊!总是没有意义的,或许生命的无意义就是其意义啊!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去想,我活着到底是为什么呢?有什么意义?或者弄懂活着的意义,对我来说是很重要。

所以啊!我务必要好好地活下去,直到我自然死亡的那一天,因为我在等一个时刻,只有那一个时刻我会突然明白我为什么活着。

然而我并不知道,那一时刻什么时候到来。

如果他能提前一天,那我会无比的幸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