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29岁的自己

剃头师傅问「确定还是按照原来的剪吗?」

我下定决心不再犹豫,「嗯!稍微修一下就行了,不要剪短!」

剪完头,我背起书包,飞奔出理发店。在回家的路上一面心惊胆战,一面会不自觉地照照路边车子的玻璃和后视镜。

刚一踏进家门,爷爷拿起一根竹条就走过来,「谁让你剪成这样的?」

「我…我…我都五年级了,怎么就不能留长头发了?」

结果可想而知,被爷爷一顿条子上身,一阵鬼哭狼嚎之后,我还是服软了。

那是我第一次这么直接的反抗,第一次因为剃头挨打,尽管后来还是被爷爷逼到那个理发店重新剪了一次,但是我并不后悔,因为我反抗过了,我心想着反抗就是长大的第一步。

犹记得那个剃头师傅看着我哭丧着脸第二次去的时候,憋笑都快憋出了内伤。

小时候,理发两块一次,剪成平头可以管很久,这样比较省钱。

然而看着从广东打工回来的那些大哥都留着长头发,很炫酷,很是羡慕(年少不懂杀马特)。所以我一直觉得只有把头发留长才是帅,才是长大,才不是小孩子。

根据教育局的文件精神,学校开始整肃仪容仪表,「三不盖」成为了好学生标准发式,「前不盖眉,边不盖耳,后不盖领」。可实际上班主任要求的比这严格得多,还有好几次被班主任勒令出去剪成平头才准回去上课。所以就算是上了初中和高中,也还是一直留着平头。可是青春里面,总是有着过多的幻想。幻想着打篮球时候汗水顺着额头前的头发滴下来,像流川枫那样,或者跑步的时候,让头发在空中飘起来,就像大空翼那样。

于是终于熬到了高中毕业,那两个月暑假我都没舍得剪头。等到大学去了南京,军训完了,头发也留的有点长了。终于可以去理发店,跟理发师傅理直气壮的说一句「稍微修一下就行了!」

那天晚上,有风。一个人坐在玄武湖边看着自己在路灯下投射的影子,看着那个长头发在风里乱飞的影子,就开始傻笑。笑着笑着就绕着湖边跑,边跑还边甩头发,像一个神经病傻X一样的。

当时还没有苏运莹的《野子》那首歌。如果有,我肯定会大声哼出来,反正唱歌也够难听的,也就没所谓了。

吹啊吹啊 我赤脚不害怕
吹啊吹啊 无所谓 扰乱我
你看我在勇敢地微笑
你看我在勇敢地去挥手啊
怎么大风越狠 我心越荡
我会变成巨人
踏着力气 踩着梦

可是就是真的开心啊,也说不清楚为什么,现在想起来大概那些头发就是一片疯长的青春吧。

10年时光,从南京的玄武湖边到了重庆长江边的九滨路,夜跑之后面对着水汽氤氲的江面,总是会把它想象成蔚蓝的星辰大海。高高举起左手,把右手放在运动后蓬勃跳动的心脏上,然后像学着路飞一样在心里自己告诫「一定不要让这颗心老去啊,要永远像个少年一样活着,拜托了!」

可是时光呀,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你。阳光底下手机屏幕里照着失去光泽的皮肤在提醒着你;半夜出去在KTV嗨歌之后,第二天身体被掏空的疲惫感也在提醒着你;打完一场篮球下来身体无力的酸痛都在提醒着你,以前从未想过的「老去」早已经悄无声息的深入岁月的缝隙,你会亲眼目睹,那只看不见的手慢慢拿走你最引以为豪的青春,真是残酷啊!

13年刚毕业去上海工作,那年生日达西送了我好几本书,其中一本是当时刚出版的新书——村上春树《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这几天晚上没事就翻完了,书挺好看,倒也记住了一句不错的书评。送给自己,也祝自己生日快乐吧。哈哈~

愿我们的人生都没有骤然老去的片刻。

也愿每个人都不失却内心清洁的孤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