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次相亲的故事

「我自己开了一间花店,大概年收入15-20W吧。所以我不是很在乎对方的物质条件,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可以让自己过得不错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跟我差不多。」

 

「就这样?」我问道。

 

「哦,还有就是,我希望他只爱我,要专一,不是很花心那种,不要去夜店,我很不喜欢去夜店的人。会照顾人就更好了,能做饭的话倒也还是很不错。不反感宠物吧,我家有只猫,不喜欢猫的话,就算了…哎,反正就是要看感觉吧…」

 

听她说着说着我就开始有点走神,咖啡馆很嘈杂,但一切又好像很安静,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讲话的样子,有些骄傲,有些坚持。

 

其实当她走进咖啡馆,我们看到彼此的第一眼,听到彼此讲的第一句话,其实我们心里就已经产生了一种感觉,那种感觉会让我们决定是否打开心扉继续聊更多。这很像一种博弈,亦或是较量。

 

「那你呢?」

 

我突然回过神来。

 

「我啊,恩,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多的要求,我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子,嗯,爱看书就蛮好的,不过好像也不是很硬性的要求,会打游戏就更好了,但是不会打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嗯,反正我希望她是一个积极乐观向上…」

 

我还没讲完的时候,她手机响了,来一个电话,好像是店里有点事。她站起身示意了一下不好意思,然后站在窗边打起了电话。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步行街的灯红酒绿和扑朔迷离,玻璃上映衬着她的影子,苗条又孤独,像一个夕阳武士,略显悲壮。

 

在电话打断了这尴尬的场面之后。我们又继续面对面坐着,她若无其事的看着周围甚至天花板,咬着那根已经快被牙齿撕裂的吸管。

 

「我店里还有点事,要不我就先回去了哈。」

 

「嗯嗯,没关系的你去忙吧,对了你让你姨妈跟我二嬢说一下我们见过了哈,不然我二嬢要一直追着我问的。」

 

「嗯,没问题,那我们走吧。」

 

从她走进咖啡馆,到送她走出咖啡馆的门,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像一场荒诞的话剧。说不清楚哪里荒诞,那也只是一种感觉。

 

在寒风里,手里没有喝完的咖啡,很快就凉了。周末的观音桥算是很热闹,很快她就走下电梯,慢慢,慢慢的消失和融化在人群里了。

 

就在那一刻,脑子里闪过了关于卡尔维诺的小说《月光映照的银杏叶地毯》的一段话:

他说你站在一个银杏树的森林下面,你看到漫天纷飞的银杏叶,叶片点点鹅黄,像撒下一片黄金雨。你会看到一片银杏叶旋转地坠下,你会看到两片银杏叶像蝴蝶旋舞那样子兜着落下。你会看到三片,四片。慢慢地,你眼前是一片宁静的眼花缭乱的金黄色的景观。

但是卡尔·维诺说:

漫天纷飞的银杏叶的秘密在于,我们视觉坐落的这一整片,你觉得它是一整个空洞的无感性的空间,其实你可以把它切割成连续的平面。你只要仔细观看,会发觉每一个平面上都有一片叶子,而且其实只有它一片,在孤独地在自己的那个位置旋转打圈。」

 

《月光映照的银杏叶地毯》收录在《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中。对我来说这是一本极其难读的书。早就不记得书里讲的什么故事了,可是我却偏偏记住了这段话。

而这一段话却又就在此时此刻完美的描述了我所不能用自己语言表达的场景。

尽管这本书买来再也不想读第二遍,但是我仍觉得那27块钱是很值得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