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经在人生的路上走了很远

CAD老师看了看那张黑白的准考证,问我:「你叫化鑫?」

我战战兢兢的回答说:「是的!」

我完全没想过后果,只是觉得好玩儿,也可能是为了达西许诺给我的一顿烤鱼。大一时候就这样帮达西补考过了一门课。

那时候我在想,这小子这么吊儿郎当,以后能找到女朋友吗?可是现在我却在当完他伴郎后回家的路上。

刚毕业时候我们都去了上海工作,有次我们在上海的几个同学聚完会,我和他没有回家,就一起坐在陆家嘴码头的铁椅子上,看着面前灯火辉煌的外滩,吹着黄浦江略带腥味的风,聊大学里的过去,聊篮球,聊未来,聊那些已经四散天涯的同学,聊了好久好久!

后来他去了北京,我回了重庆。

看着毕业照能圈出来的单身狗越来越少,会想起在刚毕业就结婚的同学总是会去很多人,而这次去的同学并不多了。

可能是地方太远,时间太短,交通太紧,也可能是我们在人生的路上走了太远,有些累了。

婚礼仪式的大屏幕上循环的播放着他和她媳妇儿从幼儿园到婚纱照的相片。当他对着新娘子说我要照顾你一生一世的时候,我才恍然意识到,「一生」真的不长呀,我们确实走了很远了。

去的那天从宿州转车到淮北,傍晚的夕阳温柔的把天空涂成了层次丰富的油彩画。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我们的那一辆小巴士载着不多的几个人,平稳的行驶在茫茫无边的华中平原上。

我看着车窗外像电影胶片一般飞速划过的景色,看着车窗上自己若隐若现的影子,看着这一辆孤独的小巴士,它就这样一往无前不可阻挡的向那条绚烂的地平线奔驰而去。

你看,多像我们的人生啊!

 

——电影《比海更深》是枝裕和


夢みた未来ってどんなだっけな 
梦里的未来是怎样的

さよなら 
别了

昨日のぼくよ 
昨天的我

見上げた空に飛行機雲 
抬头看见飞机拖过的云迹

ぼくはどこへ帰ろうかな 
我该回到哪里去

  

なくしたものなどないのかな 
失去的已经归于失去了吧

さよなら 
别了

昨日のぼくよ 
昨天的我

瞳を閉じて呼んでみる 
试着闭眼呼喊

いつかの君に逢える 
何时才能与你相遇

おーいおい 
hey –

おぼえてるよ 
我一直记着你

おーいおい 
hey –

わすれないよ 
忘不掉

誰かがぼくを呼んだような 
仿佛有人在呼唤我

振り向くけど君はいない 
回头一看你却不在

  

おーいおい 
hey –

おぼえてるよ 
我一直记着你

おーいおい 
hey –

わすれないよ 
忘不掉

おーいおい 
hey –

ぼくがぼくを信じれない時も 
连我也不相信自己的时候

君だけはぼくのこと 
只有你

信じてくれていた 
还相信着我

夢みた未来ってどんなだっけな? 
梦里的未来是怎样的

hello again
hello again

明日のぼくよ 
明天的我

手放すことはできないから 
因为无法舍弃

あと一歩だけまえに 
以后只能一步一步向前

あと一歩だけまえに 
一步一步向前

もう一歩だけまえに 
再一步一步向前

 ——《深呼吸》电影《比海更深》主题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