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名字还给你

它像鲶鱼,长着胡须,有一个大大的嘴巴,并没有牙齿。我追了它很远很远,后来它跳到了一个岩洞下的水池里,我就蹲在旁边,看着它,那么大,大的我一个人很难搬动。那么丑,深绿的全身布满粘液。然后突然它说话了,至于说的什么,我倒是忘记了。我想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会说话的鱼,那么神奇,真是惊叹不已,我已经俨然忘了这是一个梦。

我对它说,你待着别动啊,我喊人来救你,至于为什么要救它,是送到动物园亦或是海洋馆,我全无概念,我只是觉得它身处困境,需要我的帮助。

当我带着小文哥急忙赶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围着一个卖肉的车,它就躺在车上,被杀了,分成了两半。

突然而来的崩溃,万钧的石块压在胸口,我嚎啕大哭起来,泣不成声,这是现实中自己完全无法释放的状态。

对不起,我没能救你,对不起!

小文哥紧紧的抱住我,对我说:「别哭了,有些事情就是注定的,我们真的无能为力的啊!」

奇幻又荒谬的理智,半夜惊醒,其实自己并未真的流下眼泪。

发了一条朋友圈「因为没能救下一条会说话的鱼,在梦里嚎啕大哭起来。」

 

第二天早上,我把这个故事说给你听,你说「好委屈哦!」

我努力的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梦,回忆起这些奇幻梦境的来源。我想大概是《夏目友人帐》看得太多了吧。我仍记得在两江星汇和你一起看电影《夏目友人帐剧场版》的那一天,出来的时候我对你笑着说:「虽心有所觉,但亦作不解」。后来你告诉我,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段感情结局的。

 

 

那个时候,这条鱼已经开始游向我。

在动画里,那些每一个妖怪都有着自己的执念,关于爱,关于诺言,关于守候,关于得不到,失不去。温柔的夏目大人和猫咪老师,总是乐于拯救人间疾苦,解开怨念千千结。夏目大人,一口仙气将名字还给妖怪们,他们解脱的消失在人世间,回归虚无。

在梦到这条鱼之前,我一直觉得这一部《夏目友人帐》是现实录,世界上总人有来解救你的执念。可是醒来后才明白,「大概此事只应天上有,人间隔块显示屏而已」。

 

茫茫人海,各怀执念,终无人来解,于是我们都是人间妖怪。

 

所以,我才明白,MM啊,那条鱼不过就是你,我救不了你,我也很难救自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与你相处的这段时光,如同蹲在那条鱼旁边的感觉,惊讶又神奇。

 

520我买了一条项链准备送给你,只是分离来的太快,我没法再当面送你。

 

我没有夏目老师那样纯粹的温柔,但是我还是只能将名字还给你,从此不必再见,人妖两界各自怀念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