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2020

下午的时候,趁着出门买菜的时机一个人偷偷地溜到康庄地铁站,点了一份德克士。

本来很想吃好利来的葡式蛋挞,可是好利来也歇业了,只剩下橱窗里漂亮的模型蛋糕。

冲到德克士店里,点了一份大薯条,两份辣翅,一个炸鸡腿,一大杯美年达汽水橙汁。然后在等着出餐的时候,去洗手台反复洗了好几次手。

取餐的时候,点餐小姐姐说,您好!因为特殊情况,我们现在不能堂食了,已经给您打包好了,您可以回家吃,实在不好意思。

我悻悻的出门,想着炸薯条冷了就不好吃了,于是走到门前的花坛打开我的德克士,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天气阴沉,四下无人,空旷孤单。

薯条沾着番茄酱,酸酸甜甜的味道缓解了这半个月来好多的压抑。眼前的德克士明明是十足的垃圾食品,可是却带给了我好多幸福感,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真的好好吃,好像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速食。

可是在啃着鸡腿的时候,看着这空旷的街道,看着空无人一人的好利来的橱窗,突然一阵失落,一阵悲伤。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悲伤为什么就突然降临,自己像一个被世界抛弃的人,因为一餐炸鸡的幸福感倍感失落。

收拾好垃圾,拿着美年达的冰可乐,坐在花坛边,看着远处零零散散的人们带着口罩,来来往往,好像这个世界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样子,陌生且又危机四伏。我想着三十岁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并不是怕这些事情本身,而是害怕生而为人的孤独感吧。

我也相信这些事情也终究会远去,像98年的大洪水,我一直疑惑地看着老房子屋檐上飘下的雨水从未断过;像03年非典,我们还不知道事情多严重,只是我们班因为一个孩子水痘被隔离的时候,我们毫无顾忌的打闹的快乐;像08年的地震,因为晚上去高中足球场躲地震,见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而暗自高兴一整晚。

吃炸鸡的时候,看着旁边的花坛里,小黄花还是义无反顾的开着。似乎他们毫不关心人类的生命世界。

生命总有他蓬勃的理由。

这个春节,虽然出不了门,却也总有很开心的时候。比如能多陪陪一年分离三地的爸妈和弟弟。

晚上陪妈妈看韩剧《请回答1988》。看到德善他们高考的时候,我转过头问我妈。

妈,好像离我们高考也有十年了吧。

妈妈笑着说,谁说不是呢,08、09年,一晃十多年了,我们都老了。


明天会好起来的是吗,2020?

2020-02-10 深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