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不停

妈拿上了登机牌,进入安检口。我说,妈上飞机了给我发个消息,她说好。我转过身快速的走向前面偌大的T3航站楼。或许离别总是有些不忍面对。

回想两个小时以前,我跟妈妈错误的估计的路上需要的时间,一路都在抢时间。跟小区门卫慌忙的解释我们要去机场,打车停错了地铁进站口,拖着箱子一路快跑。

上地铁后,妈妈一直看手机,问时间还来得及吗?我安慰着她说来得及。从2:50到3:50这段时间里,我们就这样一分一秒的看着手机,坐在飞驰的地铁中,听着呼啸的地铁噪音,像是穿行在时光隧道。

突然的莫名的伤心起来,我总是想起我跟妈妈生命重合的这几十年,我从未这样认真的珍惜过眼前的这每分每秒。

到机场的时候,紧急通道已经关闭,没有办法,花了几百块改签到了两个小时以后。我想妈一定很心疼,可是不想责备我,所以一直说着没事。

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航站楼里,有些许的失落。想着因为疫情,今年是跟家人待的最久的一次,又突然想起了是枝裕和的电影《步履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