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床的一次深夜长谈(三)

床:还不睡?

我:嗯,睡不着。

床:怎么了?明天不上班吗?

我:没什么……明天周三啊,正常上班。

床:刚刚听你妈妈打电话给你,说要给你介绍女生相亲,我听你的语气不是很乐意啊,是因为这个事情吗?

我:哎哎哎,你不要一天偷听我隐私好吗?

床:我听的还少吗?你觉得……

我:……???……

床:反正睡不着,不如聊聊,你看我也很无聊。

我:你确实够无聊的。

床: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妈给你介绍女生也是为你好,你就去看看啊,这有什么的?

我:你怎么也婆婆妈妈的,烦的一批!我说了我不喜欢这样,什么相亲介绍,太打脑壳了。

床:你不喜欢对方吗?

我:都没接触过,怎么喜欢啊?

床:那你都不想去接触,你怎么知道不喜欢?万一日久生情呢?

我:生你🐎的情呢!

床:别骂人啊,我还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吗?你不想去,为什么要让你妈发照片?你不就是想看看人家乖不乖,再决定?虚伪的颜狗!

我:我……

床:你看你,被我说中了吧?虚伪狗!你这个人能不能real一点啊!

我:好好好,是是是,行了吧,我就是看脸,怎么了?不行吗?有错吗?

床:emmmm,你这么一说似乎也没有什么错……哈哈哈哈……为什么人类总是这么虚伪呢?不直接说人家丑,不对,说长得不好看不就好了吗?

我:……..你一个傻逼家具,你懂🔨人类!傻吊!

床:你看你看,你这人这么爱骂人,难怪是单身狗!

我:那你直接说不会伤害人家嘛?再说了,其实家长介绍的真不好,万一最后谈崩了,爸妈也不好做人,还要跟亲戚论是非!不是就……反正就是不好!

床:哈,我知道了。你批龟儿渣男,你怕玩弄了人家感情了,父母那边不好交代!

我:我他🐎,我是那种人吗?

床:你不是吗?

我:我……..?????你这波嘲讽,我甚至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

床:是吧,相处这么久,我就要看透你了!

我:可是你不觉得,有时候你还是少知道一些事情为妙吗?我随时可以把你处理掉,你信吗?

床:我不信,你这穷逼,没钱换家具!

我:我…….??????……行吧,哎~

床:你说你30岁了,就不着急吗?

我:我不知道,其实有时候挺着急的,这个着急就很难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种着急,它不是那种工作做不完了面临检查的着急。也不是一定要做成某一件事的着急。它是一种?emmm,我想想……

床:嗯哼?

我:对了,是一种「也不就过完了一生」那种失落感的着急,你懂吗?也不就过完了一生,可是从没人和你一起共度过美好的时光。如果你不定义「一生」因为「一生」那么长,那你定义「青春」「年轻」也行啊?也不就「青春」「年轻」就完了的那一种失落!你懂了吗?

床:不懂!

我:我他🐎跟你一个傻逼家具说得着吗?沙雕!

床:之前经常来的那个女孩儿呢?

我:分手了啊!

床:为什么?

我:没有为什么!

床:说断就断?

我:是呀?还能怎么样?

床:你好绝情啊!

我:我不一直这样吗?

床:你有点轻贱感情!

我:这种事我跟你说不清楚,不过你说的有一点很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习惯于立即终止某些我认为不好的东西,不拖泥带水。

床:你内心不太信任「情感」这种东西?

我:不知道,有时候我会深陷其中,有时候我会觉得情感毫无意义。

床:这样好吗?

我:怎么定义好?

床:不知道!

我:这个问题可以pass了!

床:哦!

床:那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生?

我:你这问题有点不够严谨其实,你是想问找一个什么女生干嘛?恋爱?结婚?还是纯粹玩儿?

床:你这问题问的我有点蒙啊,你小子这么多花花心思?

我:没有哇,我就事论事,我希望能严谨的回答你的问题!

床:那换个问题吧,你想象过你要拥有怎么样一种持久稳定的感情吗?你想过和怎样一个女性一起拥有婚姻家庭?

我:哇,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大,一时间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

床:那你顺便说吧,反正瞎JB聊呗~

我:呐,你说脏话了!

床:哦,我注意点~

我:其实我没有想过一定要拥有一段长久而稳定的感情,说真的~说不定你说我不信任感情这东西,确实还是有一点的。你说和怎样的女性与其拥有一个家庭的话,其实我觉得我自己好像比较逃避责任这个东西。

床:认真的?

我:嗯,大概就是这么想的。

床:所以你拒绝婚姻?

我:不是拒绝,是我没有想好或者真的没有想过要怎么面对。其实我害怕束缚,我怕某些责任和义务将我死死的束缚住,干扰我的某种自由。你懂吗?

床:乱搞的自由?

我:大哥,你过分了吧?

床:行行行,我错了,我委婉一点~

我:有时候当我晚上一个人跑完步回家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看书听音乐吃水果玩游戏写东西,我会觉得这样的空间氛围是一种独享的舒适感。我害怕有人突然闯进我的生活。其实怎么说呢,我并不是不想两个人一起跑步听音乐看电影吃水果打游戏,而是我根本不知道我的精神状态是不是足够接纳另一个思想意识到我的私有空间里面来。因此我略微有点恐惧。

床:擦,你这些观点新鲜又文艺哦,可是我听来听去,你这不就是批龟儿渣男,想玩儿女人又怕承担责任吗?

我: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床:别这样,那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是你没有足够的物质条件承载这些感情呢?或许你有更好的物质条件,那么就会不一样了,你可能更自信一点?

我:这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

床:怎么没有?你是不是就是穷啊,逃避正面回答!

我: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吧,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追求更高物质条件的能力,也没有特别强烈追求更好物质条件的愿望。

床:是吧?

我:是的,所以其实有句话说得好,一个人可以清贫度日,两个人只会心生厌恶。实在是可怕!

床:所以如果不考虑这些事情,你没想过想要一个怎么样的人去建立一种爱情吗?

我:想过。

床:嗯哼?说来听听!

我:我想找个漂亮的!

床:没了?

我:emmmm,有气质一点的?要不身材好点的?

床:我他🐎你可醒醒吧?这样的妹子能看得上你?我还以为你一天文艺逼逼的,一定要找个精神灵魂伴侣什么的呢?

我:emmmm,其实吧,你说的有点道理。不过思来想去,其实我觉得我并没有那么急切的愿望找一个灵魂伴侣,我觉得这些「灵魂伴侣」什么的定义有点装逼!

床:你他🐎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以前吗?以前不是自己也不知道嘛!以为自己是这样的人,需要什么精神共鸣,其实我发现我不是很需要。说到底,我觉得我自己已经足够让自己灵魂精神获得满足了,我为什么还要通过找另一个灵魂相似的人来达到更高的默契?我想不是很需要,不过只是我不排斥而已。

床:所以你觉得自己精神很丰满了嘛?

我:我觉得自己很有趣啊,爱好广泛,虽然思想深度不一定多深,但是我知道很多让自己精神丰满的方法。就像你看我跟你对话,你真的以为是跟你在对话吗?其实只不过是我在跟另一个自己对话,我可以有很多个自己,不是很有趣了嘛?

床:我草,你也太可怕了吧!

我:所以,我觉得我喜欢的女生,全都是来自情欲的喜欢,那种自然的对于外在皮囊的喜欢,对于性格的喜欢。除非一个女生长得也还不错,否则我很难因为她精神的丰富喜欢上她。

床:所以你这和动物性有什么屌区别?

我:有啊,这种意义上情欲的喜欢不一定来自外界关于客观美的定义啊,它一定是符合我内心关于好看的定义。

床:没有其他的吗?

我:我想想……

床:嗯哼~

我:大概就这些了吧,其实有个词叫「一见钟情」我觉得我越来越符合这个模式了。

床:无药可救的颜狗,大概就是你这样吧,哎~

我:我很难跟你描述一种感觉,你知道如果你关于爱情有过很多浪漫的思考,它就会形成一种并不具象的东西在脑海里,就像精神鸦片牢牢的控制住你的精神。你听过朴树那首歌吗?

床:哪首?

我:《猎户星座》!

床:没!

我:等等,我放给你听听!

床:好听唉!

我:里面有句歌词是这样的:「有时你乘起风,有时你沉没,有时午夜有彩虹。有时你唱起歌, 有时你沉默,有时你望着天空。」

床:嗯哼?

我:这就是我喜欢的女生的样子。

床:你没病吧?这有个毛样子?

我:你不会懂的!很东西就是一个概念,一个模糊到看不到清楚,却又是无比深刻的概念,就是刻在心里,印在脑子里。

床:所以,你觉得世界上会存在这样一个人吗?一个「the one」?

我:一定存在,绝对存在!只是我觉得可能都遇不到,遇不到才是常态,遇到是无敌幸运的。

床:你这有点逻辑问题其实,如果你遇到一个很喜欢的女生你怎么确定她就是「the one」而不是只是一个「some one」或者他只是一个「anyone」?

我:我草!你说的这个确实,好难回答啊!mmp!

床:是吧?

我:没办法验证啊?其实你不觉得这很像一种信仰吗?人们对于上帝,亦或是真主的信仰。我们信的时候,他便存在,可是我们却无法验证。

床:所以呢?

我:所以就相信过程论啊,当你真的跟一个人走到生命结尾,那这个人……emmmmm,那就是这个人吧,是不是「the one」似乎都不重要了。

床:渺小悲哀的人类啊,哎~

我:是吧,真的挺悲哀的,如果人们都相信存在「the one」那么世界不就是被安排被注定的吗?那人类何谈自由意志呢?

床:你这逼装的,接着装?!

我:如果人们不相信「the one」,那是不是任何一个「anyone」都是可以成为真爱的吗?那么情感出轨,那么在逻辑上来说是不是就是合理的呢?为了找寻真爱,只要出现一个更爱的「some one」不就可以替代之前的「other one」?

床:你他🐎,搁这儿做完形填空呢?有完没完?

我:哎~

床:你这逼装的,再听你多说几句我就差点信了!

我:行吧,说了这么多,也快三点了,也该睡了!

床:还睡不着吗?

我:有点困了…….

床:那啥一下再睡?

我:不了不了,天天来身体遭不住~

床:行吧~晚安!

我:晚安~


重庆最近一直下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像是对于未来的不可猜测。在公司忙完的空隙看着窗外的雨,没事就翻了翻黄锦树的《雨》,写的可真漂亮。

“无边无际连绵的季风雨,水獭也许会再度化身为鲸。”

——黄锦树《雨》

下班的时候,天空放晴,好像被滋润过的万物好像都披上了金色的夕阳开始微笑。觉得「雨过天晴」这个成语莫名其妙的充满了十足的浪漫色彩。

骑车到家的时候,居然发现还有公众号粉丝催更,难以想象这样毫无营养的沙雕公众号还会让人惦记。

今天没有玩儿《The last of us 2》,晚上心血来潮把由来已久的沙雕思绪写成文字。以前总是嫉妒人人都有天赋为什么我却像个傻逼什么天赋都没有。后来我似乎能感觉到,自己可以把脑子里很多的思绪流畅的表达出来,或许是我的天赋。这没什么用,但是十足的可爱。所以也开始不那么自卑了。

最后我想我还是从王小波先生众多的书里汲取到了一点点营养,谢谢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