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爱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变的越来越没有什么要求。对我来说在伊斯坦布尔吹着黑海的风和在北戴河冲浪似乎没有区别。深夜的美团外卖的烧烤和米其林的法餐一样也只是填饱肚子。可是呢,我仍然期待一种浪漫,很多的浪漫,伟大的浪漫,至死的浪漫。


我想把所有美好的浪漫的事物赠与你,只是于我而言我所认识的最好的浪漫始终是一个精神存在总是无所畏惧的奔向另一个精神存在。跨越人性的自私,自大,虚伪,贪婪,懦弱,永远向着另一个精神靠近。

人在跑步的时候,脑子总是很活跃。可能是血液飞速的流经大脑,才会这样胡思乱想。上面这段话就是在跑步的时候浮现在脑海里。我想要是有婚礼,我会写到信里面,当场念给你听。

3月份的时候,遇到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那时候在网易云建了一个歌单《从遇见你开始》。
现在深夜1:30,放着歌单里面的一首歌《Little Lou, Ugly Jack, Prophet John》,坐在电脑前码着这些字。我喜欢这样的氛围,自己跟自己的对话的样子。

晚上和小伙伴们参加完观影会,一起去吃宵夜,路上的时候头疼欲裂。头疼的毛病很久了,每次病痛的时候总是很想摆脱自己的这具身体,自己的精神不得不寄宿在这保质期短短的躯壳里面,想到这里就会有些难受。


下午去找伙伴的路上,在地铁上听着手机里面的歌。想起「失恋」这件事情来。从前的第一次失恋,后知后觉的痛苦,第一次体会到「失去」的滋味。第一次茫然无知的面对自己的悲伤。


后来分手的次数多了,不得不「习惯」,习惯自己的精神在依恋和独立之期间转换。这真的是一种成熟吗?我常常也会问自己,是不是上一段深刻的伤心的之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我总是想着,要是那个喜欢的女孩子就此错过,我肯定必定确定也不会有什么遗憾,因为我明白好像人生不总是如愿以偿才是常态。我接受,坦然无理由的接受这世界上的规律。就在自己这么想的时候,我才开始伤心起来。曾经一度以为的感情伤害不会使自己对于心里唯一的「爱情」有所怀疑。


可是事实上,人就是会累的,会累到再也无力拎起心里的浪漫主义。

我甚至开始害怕,害怕很多情感里面的东西。我没办法面对人的所有欲望,合理的欲望不合理的欲望。我没办法面对感情里对方的要求,这些欲望和要求让我呆滞和茫然。


我开始仔细的想以前从没想过的三个字「我爱你」。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还是会喜欢像从前少年无畏时轻松的讲出这三个字。


「我」「爱」「你」

其实我既不清楚的知道「我」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爱」,更加不明白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你」。

一个精神存在无所畏惧的奔赴另一个精神存在。

无所畏惧,本身就已经举步维艰了。而另一个精神存在到底是客观事实的还是主观生成,我更是分辨不清楚。

以前一个女孩儿写给我一封信,每次读到里面的有些话总是让我很难受。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我也无法安慰你。那场大雨,我曾返回想给你递一把伞,告诉你,人们会相聚分离,但一起走过的路,看过的灯,会一直在。

但最后,却淋湿了自己睫毛。


或许你现在已不需要安慰,你只是需要爱。


专辑Write About Love》Belle & Sebastian

What a waste, I could’ve been your lover

如此可惜,我本可成为你的爱人啊

What a waste, I could’ve been your friend

如此可惜,我本可成为你的伙伴呢

Perfect love is like a blossom that fades so quick

五月暴雨中盛开的完美爱情却消逝如樱花

When it’s blowing up a storm in May

五月暴雨中盛开的完美爱情却消逝如樱花

Travel south until your skin turns, woman

到南方旅行享受阳光吧,女人,

Travel south until your skin turns brown

到南方旅行吧,晒得黑黑的

Put a language in your head and get on a train

理理思路就上车吧

And then come back to the one you love

再回到爱的人身边

Yeah, you’re great, you’re just part

嗯,你也只是

Of this lifetime of dreaming

人生之梦的一瞥

That extends to the heart

却一直延续到我心深处

Of this long summer feeling

悠然之夏

Quiet night you see the tv’s glowing

安静的夜 屏幕的光在闪烁

Quiet night,you here the walls are awake

安静的夜 你能听见那些墙在苏醒

Being you, I’m getting out of a party crowd

为了你,我从人群中抽离

Can I see what’s underneath your bed?

我可以看看你床底藏着什么吗?

Can I stay until the milkman’s working?

我可不可以等到送奶工来了再走?

Can I stay until the café awakes?

或者等到咖啡屋开工了再走?

Do you hate me in the light? Did you get a fright?

你讨厌平日里的我吗?你怕了吗?

When you looked across from where you lay

你懒散地躺在床上,斜眼看着我

Yeah, you’re great, you’re just part

虽然你只是

Of this lifetime of dreaming

悠然长梦里的一瞥

That extends to the heart

却一直延续到我心深处

Of this long summer feeling

悠然之夏啊

All the history of wars I invent in my head

我脑内之争

Little Lou, Ugly Jack, Prophet John

弱小的路易斯,丑陋的杰克,先知约翰啊

All the history of wars I invent in my head

我脑内之争

Little Lou, Ugly Jack, Prophet John

弱小的路易斯,丑陋的杰克,先知约翰啊

What a waste, I could’ve been your lover

如此可惜,我本可成为你的爱人啊

What a waste, I could’ve been your friend

如此可惜,我本可成为你的伙伴呢

——《Little Lou, Ugly Jack, Prophet Joh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