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包饺子的下午

家里有好多过年没吃完的腊肉,那种闻起来很香但口感很柴的腊肉。今天索性想了一个办法,买了一点四季豆,和泡软的粉条,新鲜的大葱剁碎在一起包饺子。仲仲为了不让我看《乘风破浪的姐姐》于是找到爱奇艺看起了小鲜肉的节目《青春有你3》。边包饺子边讨论起来「男性女性的概念在很久很久以后还是会存在吗?」谁知道呢,只是今天的阳光并不通透,像被蒙上一层纱。

想起昨天下午三点,准时出门,搭上625路公交车往宜家方向开去。太阳已经烧到了适合的温度,不温柔也不蛮横,驱赶了冬天以来的寒意,让没来得及脱掉外套的人有些许燥热。公车被金色的阳光推着行进在起伏的金州大道。窗外的风景已然不像前些年搬过来荒芜的样子。这边开始高楼林立,熙熙攘攘,香港置地购物中心在重光地铁站赫然屹立,宣告新时代消费主义又占领了一块栖息的世界,便愈加无情的将人类赶往精神边缘。

没睡午觉的仲仲困倦的靠在我肩头,阳光透过从车窗玻璃照到她的脸,风从外面吹来,我撇开她侧脸的头发,让风吹干闷热车厢蒸出的汗水。

突然也会奇奇怪怪的想到,无数年以后车窗外的购物广场是否还是会被阳光照耀呢?来福士大楼定会坍塌吧,解放碑钟楼会爬满野草藤蔓,顶上的铁钟会腐朽不堪再也发不出一声鸣响,大桥会垮掉,长江会干涸,甚至太阳也会熄灭~

我和眼前的仲仲定也会成为白骨,碾销尘土,被风扬起飘向虚空。


我说,馅儿是不是多了点,饺子皮不够吧,要不你下去买点吧!

她说,要去你去,我才懒得动呢!

行吧,那我去吧…不过你好懒啊,真的懒死算了~


嗯,这是一个普通的周天下午,普通的电视综艺,普通的饺子,普通的情侣,可人又总是渴望在普通的存在中看到永恒的意义。

我們走路的時候要不停說話,紅燈停下便隨著節奏沉默,鬆鬆又黏黏地看彼此。

每次過馬路,我們要幻想眼前的斑馬線,白色橫紋成為彩色的。

紅、橙、黃、綠、藍、靛、紫,一條條鋪開。

踩過它們,我們就跨過了一條彩虹。

過完它,我們到達彩虹彼端。——李维菁《老派约会之必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