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31岁

回忆起30岁的生日,以及生日前后的日子,依然历历在目,我也万千次的追问自己,如果这一切不算是注定,那算是对我又算是一种怎样的意义。

跟ZZ说了晚安,家里的烟雾报警器一直嘶嘶嘶的响,不时的嘟嘟两声,我想着今天是31岁的生日,是不是会可能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我浑身鸡皮疙瘩,害怕发抖,于是索性拔掉了报警器的电源插头,所以他一定是在提醒我,不应该就这样就睡了,你心里或许还有万千感慨是不是该记下来,让这万千宇宙中一瞬间渺然的电波存在一次。

我害怕死亡,我害怕未知。

我怕成长中面对的一切,我真的特别怕。

也总是遇到很多人对我说,你看着好年轻。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夸奖,我想这不全是因为娃娃脸的缘故,我一直以为只要人内心抗拒成长,也许人就不会变老的。所以我总是幼稚,天真,不知所畏惧,我想把那个我以为的少年封印在躯体里,渐渐地相由心生吧,我一直这么以为。

记得初中的时候,略懂事的孩提时代,我和身边的孩子学着抽烟,打麻将,谈论不成熟全是幻想和AV中的性行为,一起骑摩托飙车,尽可能模仿着所有我们认为成熟的样子。其实一直到大学毕业,我坐在同学身边看着他们在麻将桌上,酒桌上,点着烟熏着我。我就从没停止过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从前的我们总是着急着想变成大人?也许从那时候起,我们便渴望快速的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想成为自己,自己说了算的自己,是一种欲望,一种想要成为自己的强大欲望。

31岁了,我问自己,你真的成为了你自己了吗?好难回答。其实我不知道该从多少岁算起,算我正式踏入了成人的行列。只是愈发的觉得,人的背负越来越重,我们享受着小时候就幻想的大人的权利,却也背负起了沉重的时间积累,积累的悲伤,积累的困惑,积累的所有记忆,积累的一切关于存在本身的重量。

原来这些积累和重量,并不会被烟草所焚毁,不会被酒精溶解,更不会随着女人和爱情飘散,它只会跟随死亡以不存在的名义消失。

回过头去看,直到今天,我依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大概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长的小的缘故,备受身边人的照顾。也从来平安,健康,安稳,没经历什么人生坎坷,那些所谓的波折对比真正的苦难也都不值一提。所以对于不管是上天的优待亦或是身边人的善意,我总是心存感激。


写到这里,恐惧的心情平静了很多。

此时此刻,在听Pink Floyd (平克·弗洛伊德)的《Lost for words》。

谢谢陈嘉映老师的书,以及那一篇《此在素描》让我受益良多。

谢谢ZZ的陪伴,还有你的两只猫马克思和邓小乔。

患鼻炎的Mr.Li和他的银河巴士

(一)

昨天早上冷空气随着电车迎面而来的风灌入鼻腔,下午就变成了鼻炎李先生。于是偷偷地离开公司,骑车回家取鼻炎喷雾。近来几天的阳光一扫秋冬的阴霾,我拉上蓝色卫衣的拉链,跨上黄色的电单车疾驰而下,冲向治愈的彼岸。即将挥洒温柔的夕阳带着淡淡金色的轻语铺满在笔直的金州大道,蓝天白云、公交车的轰鸣,路面反射着粼粼波光,宛如夜空的银河,我拉起耳机,放起棉花山脉的《银河巴士》,此时此刻我在白夜空乘着银河巴士一路闪耀。

(二)

早起下楼,一边整理着凌乱的外套,一边掏出手机联系京东的快递员来取走包裹,一箱要寄送给表弟的衣服。昨晚未取的顺丰快件留在了未开门的商店里。踉踉跄跄被小区里骑车的孩子撞到,她说了一声「哥哥对不起」,我想我实在是没这么年轻吧。路边的狗粪被拾起,半青黄的银杏叶缓缓飘落。外卖员拎着早餐包急急忙忙的跑过,门外的包子铺飘来了豆浆的香味。

我扶了扶昏沉的额头,想着刚刚梦里和恶龙的缠斗,惨败落荒而逃。一时间精神恍惚起来,我有些辨不清梦里梦外的界限,我的意识究竟在哪里生存。眼前无可辩驳的疼痛世界才是真实吗?

一如书里所讲,人总是对存在本身知之甚少。

(三)

阿城说,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绝境,我们这个时代的绝境是「无聊」。

这是以前看完阿城小说选集后,读到阿城的话。我一直试图用我的周围生活去验证这一句断言,亦对此保持警惕避免陷入这样的绝境。

中午没睡午觉,下午脑袋有些不够用,kindle的书换了一本又一本还是读不进去。约着同事到互联网产业园一期去买杯咖啡摸鱼。一路上碰到四五个拍短视频的团队,兴致盎然的拍着小故事,某个现场好像是一款手机游戏的广告。一个小哥梳着帅气的头型靠着一台机车,还挺酷的。想着前几天碰到好几个大叔,坐在椅子上一直刷着抖音,不停地向上翻,一条一条一条。

开始对阿城的话有一点具体的认识了,以前生死是绝境,现在不能超越生死的无聊是绝境。

一个图像时代,一个快速认知的时代,一个时效利益的时代。人们在图像里看到自己,又好像逐渐的模糊起来,于是便开始渐渐地迷失在这样的洪流中了。

我对此有所警惕,有所对抗,有所保留。每当晚上读完书,我总是会看着书架发呆,想着我的精神究竟在如何认知自己,我不知道这样的认知究竟意义几何,只是让我平静再平静了很多。

以如此古典且固执的方式,对抗即将天亮后这个世界极速的运转,不可阻挡的向无聊的绝境进发。

我们是精神(spirit)的载体。我们既不知道怎么就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它在哪里。我们承受着精神的重负,它在我们肩上,在我们眼中,在我们痛苦的双手里,穿过一片模糊不清的领域,进入一个不断创造的、未知且不可知的未来。虽然它完全依赖于我们,但我们对它一无所知。我们用每一声心跳推动它缓缓向前,把双手和头脑的劳作奉献给它。我们步履蹒跚,把它传给我们的孩子,我们埋葬自己的尸骨,我们凋落,迷失,被遗忘。而精神却代代相传,不断扩大,不断充实,变得越发陌生,越发复杂。

——《精神》艾伦·惠利斯,摘自《我是谁或者什么》第三章「从硬件到软件」


患鼻炎的李先生,他有一辆灿烂无比的银河巴士,会载着他越过无聊的荒芜人间,驶向永恒的浪漫彼岸。

当日落的时候,思想升起

前天早上跑完步,回到家,洗了个澡,泡了一杯绿茶,缓解一下头晚上吃烧烤的油腻。ZZ还在睡觉,不想吵醒她,于是看了会儿项飚的谈话录《把自己作为方法》。

书是许知远做序,记起来《十三邀》有一期节目嘉宾是项飚,于是打开电脑开始看。许知远始终拿着项飚的那一本经典著作《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于是我又记下了一本书。

结尾的时候项飚对着许知远说,「也许真像你预言的那样,日落的时候,思想升起」。

他又接着问道,「那是什么时候,是我们人生的黄昏呢?」,这个时候背景音乐是肖邦的《A小调圆舞曲》。看到这里我想我还真是喜欢许知远呢。

昨天晚上的时候,给ZZ说那我也带你看一期我喜欢的节目吧。于是就把《十三邀》翻出来,刚好里面有一期嘉宾是ZZ喜欢的彩虹室内合唱团的指挥金承志,于是一起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许知远是真的很会选嘉宾,很会发问,他总是要去抓到他选的嘉宾身上最刺激的那个点。可是金承志也不像是一个「软柿子」,有着极强的防御属性,于是开始了一场思想上很有意思的一场对话。金承志的防御逻辑严密,进攻犀利,可是最后在咖啡馆还是有破防。相比于李诞在许知远面前近乎「耍无赖」的招架方式,明显金承志的表现更为体面和智慧。

当金承志讲到他的很多作品影响来自于故乡和童年的记忆,而他说出他是一个温州人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极为巧合的喜悦,项飚也是温州人。

节目里听到金承志的一张专辑《泽雅集》以及一首歌《净光山晨景》真的好好听。

除了下雨天,每次早晚通勤上下班,总是喜欢骑电单车。每次骑车的那半个小时里,我都会打开小宇宙APP听播客。今天早上听着理想国的播客《科学主义与科学精神》,听着陈嘉映老师和周濂谈着精神和主义,让我觉得当你对某些东西开始有兴趣的时候,所有的这些东西总是会围绕在你身边。

把车子停在园区,往公司走去的时候,我在想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为什么总是不关心我的附近世界,我不关心工作,我不关心前途,我不关心收入,不关心房子车子保险,我不关心所有的身边物质世界。

我不关心明天在哪里,我也不关心这个世界怎么了。

我只是突然很迷茫,很慌张,我想我真是害怕,害怕我自己不能成为或者根本没有时间去成为某一种人。

可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某一种人」,我真的不能回答清楚。也许只能去懂得多一点再多一点,向着永恒的未知前进才能些许的消除这些恐惧。

所以我总是忍不住的想买书,当那些满满的实体书堆满书架,这样的实体书的空间感会让我消除些许的恐惧。也是书里面说,人这一生最大程度也就是只能有效的读三千本书左右,每次想到短暂的人生和永恒的未知,便会觉得人生是一种惨烈的悲壮。

「那是什么时候,是我们人生的黄昏呢?」

许知远说,「会有一次回光返照,突然重新爱上世界,爱上所有的女人,爱上所有的思想,那一刻就是我们黄昏的时候。」


今晚雨夜秋凉,有一些想念ZZ和她的两只猫,马克思和邓小乔。

关于「我爱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变的越来越没有什么要求。对我来说在伊斯坦布尔吹着黑海的风和在北戴河冲浪似乎没有区别。深夜的美团外卖的烧烤和米其林的法餐一样也只是填饱肚子。可是呢,我仍然期待一种浪漫,很多的浪漫,伟大的浪漫,至死的浪漫。

我想把所有美好的浪漫的事物赠与你,只是于我而言我所认识的最好的浪漫始终是一个精神存在总是无所畏惧的奔向另一个精神存在。跨越人性的自私,自大,虚伪,贪婪,懦弱,永远向着另一个精神靠近。

人在跑步的时候,脑子总是很活跃。可能是血液飞速的流经大脑,才会这样胡思乱想。上面这段话就是在跑步的时候浮现在脑海里。我想要是有婚礼,我会写到信里面,当场念给你听。

3月份的时候,遇到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那时候在网易云建了一个歌单《从遇见你开始》。

现在深夜1:30,放着歌单里面的一首歌《Little Lou, Ugly Jack, Prophet John》,坐在电脑前码着这些字。我喜欢这样的氛围,自己跟自己的对话的样子。

晚上和小伙伴们参加完观影会,一起去吃宵夜,路上的时候头疼欲裂。头疼的毛病很久了,每次病痛的时候总是很想摆脱自己的这具身体,自己的精神不得不寄宿在这保质期短短的躯壳里面,想到这里就会有些难受。

下午去找伙伴的路上,在地铁上听着手机里面的歌。想起「失恋」这件事情来。从前的第一次失恋,后知后觉的痛苦,第一次体会到「失去」的滋味。第一次茫然无知的面对自己的悲伤。

后来分手的次数多了,不得不「习惯」,习惯自己的精神在依恋和独立之期间转换。这真的是一种成熟吗?我常常也会问自己,是不是上一段深刻的伤心的之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我总是想着,要是那个喜欢的女孩子就此错过,我肯定必定确定也不会有什么遗憾,因为我明白好像人生不总是如愿以偿才是常态。我接受,坦然无理由的接受这世界上的规律。就在自己这么想的时候,我才开始伤心起来。曾经一度以为的感情伤害不会使自己对于心里唯一的「爱情」有所怀疑。

可是事实上,人就是会累的,会累到再也无力拎起心里的浪漫主义。

我甚至开始害怕,害怕很多情感里面的东西。我没办法面对人的所有欲望,合理的欲望不合理的欲望。我没办法面对感情里对方的要求,这些欲望和要求让我呆滞和茫然。

我开始仔细的想以前从没想过的三个字「我爱你」。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还是会喜欢像从前少年无畏时轻松的讲出这三个字。

「我」「爱」「你」

其实我既不清楚的知道「我」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爱」,更加不明白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你」。

一个精神存在无所畏惧的奔赴另一个精神存在。

无所畏惧,本身就已经举步维艰了。而另一个精神存在到底是客观事实的还是主观生成,我更是分辨不清楚。


以前一个女孩儿写给我一封信,每次读到里面的有些话总是让我很难受。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我也无法安慰你。那场大雨,我曾返回想给你递一把伞,告诉你,人们会相聚分离,但一起走过的路,看过的灯,会一直在。

但最后,却淋湿了自己睫毛。

或许你现在已不需要安慰,你只是需要爱。


专辑《Write About Love》Belle & Sebastian

What a waste, I could've been your lover

如此可惜,我本可成为你的爱人啊

What a waste, I could've been your friend

如此可惜,我本可成为你的伙伴呢

——《Little Lou, Ugly Jack, Prophet John》

我和床的一次深夜长谈(三)

床:还不睡?

我:嗯,睡不着。

床:怎么了?明天不上班吗?

我:没什么……明天周三啊,正常上班。

床:刚刚听你妈妈打电话给你,说要给你介绍女生相亲,我听你的语气不是很乐意啊,是因为这个事情吗?

我:哎哎哎,你不要一天偷听我隐私好吗?

床:我听的还少吗?你觉得……

我:……???……

床:反正睡不着,不如聊聊,你看我也很无聊。

我:你确实够无聊的。

床: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妈给你介绍女生也是为你好,你就去看看啊,这有什么的?

我:你怎么也婆婆妈妈的,烦的一批!我说了我不喜欢这样,什么相亲介绍,太打脑壳了。

床:你不喜欢对方吗?

我:都没接触过,怎么喜欢啊?

床:那你都不想去接触,你怎么知道不喜欢?万一日久生情呢?

我:生你🐎的情呢!

床:别骂人啊,我还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吗?你不想去,为什么要让你妈发照片?你不就是想看看人家乖不乖,再决定?虚伪的颜狗!

我:我……

床:你看你,被我说中了吧?虚伪狗!你这个人能不能real一点啊!

我:好好好,是是是,行了吧,我就是看脸,怎么了?不行吗?有错吗?

床:emmmm,你这么一说似乎也没有什么错……哈哈哈哈……为什么人类总是这么虚伪呢?不直接说人家丑,不对,说长得不好看不就好了吗?

我:……..你一个傻逼家具,你懂🔨人类!傻吊!

床:你看你看,你这人这么爱骂人,难怪是单身狗!

我:那你直接说不会伤害人家嘛?再说了,其实家长介绍的真不好,万一最后谈崩了,爸妈也不好做人,还要跟亲戚论是非!不是就……反正就是不好!

床:哈,我知道了。你批龟儿渣男,你怕玩弄了人家感情了,父母那边不好交代!

我:我他🐎,我是那种人吗?

床:你不是吗?

我:我……..?????你这波嘲讽,我甚至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

床:是吧,相处这么久,我就要看透你了!

我:可是你不觉得,有时候你还是少知道一些事情为妙吗?我随时可以把你处理掉,你信吗?

床:我不信,你这穷逼,没钱换家具!

我:我…….??????……行吧,哎~

床:你说你30岁了,就不着急吗?

我:我不知道,其实有时候挺着急的,这个着急就很难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种着急,它不是那种工作做不完了面临检查的着急。也不是一定要做成某一件事的着急。它是一种?emmm,我想想……

床:嗯哼?

我:对了,是一种「也不就过完了一生」那种失落感的着急,你懂吗?也不就过完了一生,可是从没人和你一起共度过美好的时光。如果你不定义「一生」因为「一生」那么长,那你定义「青春」「年轻」也行啊?也不就「青春」「年轻」就完了的那一种失落!你懂了吗?

床:不懂!

我:我他🐎跟你一个傻逼家具说得着吗?沙雕!

床:之前经常来的那个女孩儿呢?

我:分手了啊!

床:为什么?

我:没有为什么!

床:说断就断?

我:是呀?还能怎么样?

床:你好绝情啊!

我:我不一直这样吗?

床:你有点轻贱感情!

我:这种事我跟你说不清楚,不过你说的有一点很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习惯于立即终止某些我认为不好的东西,不拖泥带水。

床:你内心不太信任「情感」这种东西?

我:不知道,有时候我会深陷其中,有时候我会觉得情感毫无意义。

床:这样好吗?

我:怎么定义好?

床:不知道!

我:这个问题可以pass了!

床:哦!

床:那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生?

我:你这问题有点不够严谨其实,你是想问找一个什么女生干嘛?恋爱?结婚?还是纯粹玩儿?

床:你这问题问的我有点蒙啊,你小子这么多花花心思?

我:没有哇,我就事论事,我希望能严谨的回答你的问题!

床:那换个问题吧,你想象过你要拥有怎么样一种持久稳定的感情吗?你想过和怎样一个女性一起拥有婚姻家庭?

我:哇,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大,一时间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

床:那你顺便说吧,反正瞎JB聊呗~

我:呐,你说脏话了!

床:哦,我注意点~

我:其实我没有想过一定要拥有一段长久而稳定的感情,说真的~说不定你说我不信任感情这东西,确实还是有一点的。你说和怎样的女性与其拥有一个家庭的话,其实我觉得我自己好像比较逃避责任这个东西。

床:认真的?

我:嗯,大概就是这么想的。

床:所以你拒绝婚姻?

我:不是拒绝,是我没有想好或者真的没有想过要怎么面对。其实我害怕束缚,我怕某些责任和义务将我死死的束缚住,干扰我的某种自由。你懂吗?

床:乱搞的自由?

我:大哥,你过分了吧?

床:行行行,我错了,我委婉一点~

我:有时候当我晚上一个人跑完步回家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看书听音乐吃水果玩游戏写东西,我会觉得这样的空间氛围是一种独享的舒适感。我害怕有人突然闯进我的生活。其实怎么说呢,我并不是不想两个人一起跑步听音乐看电影吃水果打游戏,而是我根本不知道我的精神状态是不是足够接纳另一个思想意识到我的私有空间里面来。因此我略微有点恐惧。

床:擦,你这些观点新鲜又文艺哦,可是我听来听去,你这不就是批龟儿渣男,想玩儿女人又怕承担责任吗?

我: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床:别这样,那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是你没有足够的物质条件承载这些感情呢?或许你有更好的物质条件,那么就会不一样了,你可能更自信一点?

我:这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

床:怎么没有?你是不是就是穷啊,逃避正面回答!

我: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吧,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追求更高物质条件的能力,也没有特别强烈追求更好物质条件的愿望。

床:是吧?

我:是的,所以其实有句话说得好,一个人可以清贫度日,两个人只会心生厌恶。实在是可怕!

床:所以如果不考虑这些事情,你没想过想要一个怎么样的人去建立一种爱情吗?

我:想过。

床:嗯哼?说来听听!

我:我想找个漂亮的!

床:没了?

我:emmmm,有气质一点的?要不身材好点的?

床:我他🐎你可醒醒吧?这样的妹子能看得上你?我还以为你一天文艺逼逼的,一定要找个精神灵魂伴侣什么的呢?

我:emmmm,其实吧,你说的有点道理。不过思来想去,其实我觉得我并没有那么急切的愿望找一个灵魂伴侣,我觉得这些「灵魂伴侣」什么的定义有点装逼!

床:你他🐎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以前吗?以前不是自己也不知道嘛!以为自己是这样的人,需要什么精神共鸣,其实我发现我不是很需要。说到底,我觉得我自己已经足够让自己灵魂精神获得满足了,我为什么还要通过找另一个灵魂相似的人来达到更高的默契?我想不是很需要,不过只是我不排斥而已。

床:所以你觉得自己精神很丰满了嘛?

我:我觉得自己很有趣啊,爱好广泛,虽然思想深度不一定多深,但是我知道很多让自己精神丰满的方法。就像你看我跟你对话,你真的以为是跟你在对话吗?其实只不过是我在跟另一个自己对话,我可以有很多个自己,不是很有趣了嘛?

床:我草,你也太可怕了吧!

我:所以,我觉得我喜欢的女生,全都是来自情欲的喜欢,那种自然的对于外在皮囊的喜欢,对于性格的喜欢。除非一个女生长得也还不错,否则我很难因为她精神的丰富喜欢上她。

床:所以你这和动物性有什么屌区别?

我:有啊,这种意义上情欲的喜欢不一定来自外界关于客观美的定义啊,它一定是符合我内心关于好看的定义。

床:没有其他的吗?

我:我想想……

床:嗯哼~

我:大概就这些了吧,其实有个词叫「一见钟情」我觉得我越来越符合这个模式了。

床:无药可救的颜狗,大概就是你这样吧,哎~

我:我很难跟你描述一种感觉,你知道如果你关于爱情有过很多浪漫的思考,它就会形成一种并不具象的东西在脑海里,就像精神鸦片牢牢的控制住你的精神。你听过朴树那首歌吗?

床:哪首?

我:《猎户星座》!

床:没!

我:等等,我放给你听听!

床:好听唉!

我:里面有句歌词是这样的:「有时你乘起风,有时你沉没,有时午夜有彩虹。有时你唱起歌, 有时你沉默,有时你望着天空。」

床:嗯哼?

我:这就是我喜欢的女生的样子。

床:你没病吧?这有个毛样子?

我:你不会懂的!很东西就是一个概念,一个模糊到看不到清楚,却又是无比深刻的概念,就是刻在心里,印在脑子里。

床:所以,你觉得世界上会存在这样一个人吗?一个「the one」?

我:一定存在,绝对存在!只是我觉得可能都遇不到,遇不到才是常态,遇到是无敌幸运的。

床:你这有点逻辑问题其实,如果你遇到一个很喜欢的女生你怎么确定她就是「the one」而不是只是一个「some one」或者他只是一个「anyone」?

我:我草!你说的这个确实,好难回答啊!mmp!

床:是吧?

我:没办法验证啊?其实你不觉得这很像一种信仰吗?人们对于上帝,亦或是真主的信仰。我们信的时候,他便存在,可是我们却无法验证。

床:所以呢?

我:所以就相信过程论啊,当你真的跟一个人走到生命结尾,那这个人……emmmmm,那就是这个人吧,是不是「the one」似乎都不重要了。

床:渺小悲哀的人类啊,哎~

我:是吧,真的挺悲哀的,如果人们都相信存在「the one」那么世界不就是被安排被注定的吗?那人类何谈自由意志呢?

床:你这逼装的,接着装?!

我:如果人们不相信「the one」,那是不是任何一个「anyone」都是可以成为真爱的吗?那么情感出轨,那么在逻辑上来说是不是就是合理的呢?为了找寻真爱,只要出现一个更爱的「some one」不就可以替代之前的「other one」?

床:你他🐎,搁这儿做完形填空呢?有完没完?

我:哎~

床:你这逼装的,再听你多说几句我就差点信了!

我:行吧,说了这么多,也快三点了,也该睡了!

床:还睡不着吗?

我:有点困了…….

床:那啥一下再睡?

我:不了不了,天天来身体遭不住~

床:行吧~晚安!

我:晚安~


重庆最近一直下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像是对于未来的不可猜测。在公司忙完的空隙看着窗外的雨,没事就翻了翻黄锦树的《雨》,写的可真漂亮。

“无边无际连绵的季风雨,水獭也许会再度化身为鲸。”

——黄锦树《雨》

下班的时候,天空放晴,好像被滋润过的万物好像都披上了金色的夕阳开始微笑。觉得「雨过天晴」这个成语莫名其妙的充满了十足的浪漫色彩。

骑车到家的时候,居然发现还有公众号粉丝催更,难以想象这样毫无营养的沙雕公众号还会让人惦记。

今天没有玩儿《The last of us 2》,晚上心血来潮把由来已久的沙雕思绪写成文字。以前总是嫉妒人人都有天赋为什么我却像个傻逼什么天赋都没有。后来我似乎能感觉到,自己可以把脑子里很多的思绪流畅的表达出来,或许是我的天赋。这没什么用,但是十足的可爱。所以也开始不那么自卑了。

最后我想我还是从王小波先生众多的书里汲取到了一点点营养,谢谢他~

梦在黎明破晓时

瞬间的耀眼,永不会熄灭

在忽然之间看见

星划破天空

她穿过彩虹

终于不再独自等待 ——《梦在黎明破晓时》

 

 

下班经过内环快速路的天桥,看着脚下飞驰而过的车,天没有黑尽,有一些寒冷的风像是跟随者车流从远方而来。吹拂着如同星光的路灯和延伸直到尽头的汽车尾灯。我拿起手机拍下了一张照片。我就站在桥上,看着这些车从我脚下呼啸而过向远方奔驰而去,感觉自己像是文艺电影里面的路人,我就差一根烟。我想如果我点燃一根烟,似乎就能烧掉一些悲伤,让车流卷起的风彻底的吹走他们。

可我还是不知道,你们要去哪里,悲伤和痛苦要去哪里。

我又想起早上入职资料书上的那一行紧急联系人,和紧急联系人电话,我始终没有填。我仍然不确信有谁可以为我负责,可以在危急关头放下一切奔向我。我不愿意承受这样的重量,难以承受。

三十岁,知道活着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更好地活着是需要尽力去做的事情,可是还是会时不时的逼问自己为什么活着,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还是只是像脚下的车流一般,永远向前不能停。

当我坐在电影院等着《半个喜剧》开场,我感觉荧幕顶上或许有一台摄影机。回放记忆的胶片,在这个电影院里从一个人到两个人再到一个人,生活也真的好像电影啊。

郑多多房间里有PS4游戏机,游戏电脑主机,篮球,手办,孙同房间里好多书,一把吉他。我以为我一半是郑多多一半是孙同,直到电影结尾我发现我更像莫默。

我依然会被那些满身伤痕却无所畏惧投入爱的人所感动,我愿意相信这种不畏伤痛奔向心中所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浪漫主义之一。

我爱这样的浪漫,他们是短暂一生里的英雄梦想,是平凡生活里的不死欲望。

那些从不惧怕一无所有的人,他们到最后真的会一无所有吗?

也许他们最后会拥有一切。

好喜欢盘尼西林的歌,无数次的循环着他们的《梦在黎明破晓时》,这些歌和从前的朴树许巍的歌一样成为我漫长不眠夜的阿司匹林。

影落在风中

闪耀的梦

照亮黑暗

恐惧都烟消云散

——《梦在黎明破晓时》

我发现我有半颗非常美的灵魂

从康庄打到车回家,开着车窗,凉风温柔。想着昨晚的综艺节目,打开云村,翻出了《我去2000年》。

别  做梦  你已二十四岁了。
生活已经严厉得像传达室李老伯
                      ——《别,千万别》

初中那阵听完《生如夏花》后,无意的又在音像店翻到了这盘磁带。14、5岁的时候,想象着24岁的遥远,如同天边的那朵云不可触碰。现在30岁了,却再回忆不起那朵云飘向了何方。

我想我此生可能也没机会,站在朴树面前,有幸对他说一句:「做你的歌迷,真的很幸福」。

可是真的不必,偶像与粉丝总是以这样奇怪的方式存在。

他不认识我,也不必认识我,朴树却以我希望他成为的样子,成为在我心中。

昨晚,在盘尼西林演唱之前,VCR播放了好多朴树年轻时候的照片,看着的时候内心泛起些些感慨和伤感,有一种眼眶渴望湿润的冲动。

不知道这样的情感,来自何方。

在吃饭的时候,F90同学发给了我这张图,朴树的《二十个「我」》,我觉得写得真好啊,平平淡淡,真的很朴树。

我实在是很喜欢那一句「我发现我有一颗非常美的灵魂,我喜欢他。」

「你敢这样说吗?」,她说「不敢!」。

「我也不敢!」~

未曾完整,也许我们都爱着自己没有失掉少年气的那一小半。

而我们知道,有时我们爱上一个人,或者将之视为偶像,是因为我们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这样的人是我们穷极一生也无法成为的,无论是先天的天赋,还是后天的风骨气韵,或者是大时代给与的波澜壮阔。我们挣扎在自己的人生里,一不留神就变成了尘埃,那么渺小,那么为现实所迫,一切都是有理由的不得已,因此别人的闪光天赋和放任性情就成了我们在暗夜里羡慕嫉妒恨的标的之一。

可以触动你的,是作为一个人的命运、际遇,投射到自己的内心,让我们意识到时间的长河中个体的卑微和渺小,没有什么可以担当得起伟大叙事的发光体。于是,我们就会更加犬儒的仔细的投入自己那庸常营役的人生中去,努力让自己活出些许不同来,即使是不能抵达苏东坡的万分之一。

——《苏东坡传》书评

所以昨晚的眼泛泪花的冲动,是这个叫朴树的人,只是用音乐和人格魅力,就让我们相信了很多东西十几年,并且会一直相信下去。

那些关于价值观,关于这个世界,关于我们未曾舍弃的珍贵,会一直伴随着他的歌,直到我们老去,而那些东西,却会一直永远年轻。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火车驶向云外 梦安魂于九霄》刺猬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