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一辈子设计——姜公略

打出这个标题的时候,眼泪就不禁流下来了。

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做设计了,自从2011年和詹远一起做了ColorMagic以后,再没有踏踏实实的坐下来,从画图构思,建模渲染,再到prototype看着想法变成现实中的艺术品那种喜悦和兴奋了。虽然还在顶着Google designer的头衔,但真正称得上纯粹的陶醉在设计中的感觉已经渐行渐远。

2011年的后半年,我对创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组建创业协会,组织创业活动,参加创业比赛,之后又真正的“创业了”一把做了哈佛送餐服务“筷道”。

后来来到湾区工作,每天除了开会就是画mock。说真的,虽然说UX Design也算是设计大范畴的一类,而且行业越来越热,从业人员越来越多,但离industrial design, fashion design, architecture design这些纯粹的设计还是有本质的区别。设计如果离开了对空间的想象,魅力就会大打折扣。并不是说UX design不好或是不能激发人的兴趣,而是电影赚口碑和赚票房之间的关系,无从评价好与坏。industrial design就好比是赚口碑的电影,能够打动人内心深处的东西,但却在经济效益,影响力和用户覆盖面方面无法和赚票房的ux design相比。做industrial design的时候总是因为酷的概念和艺术品般的美感而自我陶醉,但却往往因为没法搬上市场真正的成为为人所用的商品而遗憾。做ux design的时候会为无数用户的喜爱所激动,但却少了那一个创新概念触动心灵的爆破点。

去年底其实我也尝试了一些新的工业设计,但突然发现设计并不像是游泳和骑自行车一样,掌握了就不会忘记,而是像弹琴和唱歌一样,不练就会生锈。所以当发现自己已经尽全力却反复做不出让自己满意的设计的时候,心中仿佛被掏空了一件重要的东西。所以自从那件自己并不满意的设计之后,索性就干脆放弃了Rhino和3dmax,而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HTML, CSS, JS这些对工作有帮助的实际应用上。

工作以外的时间,主要就是在帮着经营Vojotech这个品牌。从为了拍出完美的照片而买了个三星S3手机做陪衬模型,到网站的每一行代码,再到每天去刷Amazon后台的销量和点击数据,联系各种线上线下的vendor走wholesale,再到蹲在那几个小时一包一包的贴标签发货。我从一个设计师完全过渡到除了干设计以外的各种边缘杂事的个体户。

但是,迷惘总是帮助人找到方向。好友Frank在我们的创业小分队心灵之旅的晚餐后问了我一个一直萦绕在耳边的话:“公略,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只知道你是个设计师。但后来接触后发现,你还在做很多关于商业方面的东西,你是更喜欢把自己定位于一个entrepreneur呢,还是一个designer”。我毫不犹豫的回答“Designer”。

做设计这件事就跟爱上一个人,就算别人再好,再强大,但你爱上了就是没有办法,排除万难,愿意和这个人过一辈子,就是快乐。这样过一辈子觉得值,不枉活这一生。

明天还是会继续,我还是会继续回到开会和画mock的生活。为了这个button放上面还是放下面,是灰色还是蓝色争个面红耳赤。但是当浮华和喧嚣退尽的时候,我最想做的事情,还是拿起笔,画出那个未必能实现,却能触动我心灵,艺术品般的产品。

《一天世界》评小米MIX

我们现在就来说一说小米刚刚发布的全面屏概念手机小米MIX吧!事实上,从概念手机这个说法开始,我们已经明显感觉到不对劲了。不用怀疑,小米MIX的营销要点和已知信息已经充分证明了设计在小米公司是没有地位的。我们就从全面屏说起吧!小米的网站上是这么说的:「6.4寸全面屏不只是一块屏幕,而是通往未来世界的门。未来手机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经常在科幻电影里看到,手机就是一块没有边界,百分之百的屏幕,我们相信这一天终将会到来。一般手机屏占比仅为70%左右,而小米MIX开创性地在6.4寸的超大屏幕上做到了惊人的91.3%,当你点亮屏幕的一瞬间,二百多万颗像素的色彩开满了整个屏幕,就像科幻电影中看到的一样」
这段文字让我想起了麦克琼斯在三年前关于三星智能手表Galaxy gear广告的评论。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三星在广告里是模仿了苹果在2007年推出iPhone时拍的那条Hello的广告。在iPhone的广告里,苹果把历年来电影中的打电话场景剪辑在了一起。最后,画面终止在第一代iPhone的屏幕上。三星也照葫芦画瓢,把历年科幻电影里对智能手表的想象剪成一条广告片,然而正如琼斯指出的抄袭或者模仿并不是这里的重点。苹果先给我们看了我们曾经和正在使用的电话。最后告诉我们,是时候换一种新的电话来用了。相反,三星给我们看了科幻片里的各种至今都没有实现的幻想,而最终给我们呈现了一个同样无法满足这些幻想的平庸产品。用麦克琼斯话来说,苹果的信息是我们推倒重来,而三星的信息则是我们试图把大家在电影上看到的东西做了出来,而且没有成功。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在科技产品的营销上,把真实世界的产品和科幻作品里的产品比较是很不明智的。科幻作者的想象从来就不应该是做产品的人的蓝图,而事实上我们完全可以问,把手机的屏占比从70%做到91.3%真的是什么石破天惊的创新吗?手机屏幕从旧时的黑莓屏幕的大小变成第一代iPhone的3.5寸的屏幕大小,这是令人震惊的转变。就是我们把现在看起来屏幕也非常小而边框也非常粗的第一代iPhone拿在手里和6.4寸全面屏的小米MIX比较。屏幕边缘的变窄,真的是什么本质性的变化吗?我在小米的这段文案里读到的是这一丝设计思路背后的企图。其实大家都知道iPhone的屏占比会越来越高,屏幕的边缘会越来越窄,而我们就要不惜一切代价比他们更快的做出来。不得不说,这和中国一直以来把文艺当体育看待,什么都要分个名次的做法真是不谋而合。
我们可以看一下google pixel的营销,而我本人并不看好google试图做高端机型的努力。但是不管目前他们打出的AI first,也就是以人工智能为主打驱动力,这样的一种策略在实际使用中能做到多少,至少我们都知道人工智能确实是google的强项。google拥有多年来积累的大量数据以及对这些数据进行挖掘分析和使用的经验,这样一家公司喊出AI first的口号,至少在逻辑上是顺理成章了。而小米把这块6.4寸的曲面屏作为最大的卖点,究竟反映了这家公司的什么核心竞争力呢!
然后我们再来看一看菲利普斯塔克好了,坦白的说,我现在实在没有耐心去认真对待所谓「物质越少,人性越多」这类空洞无物的废话。斯塔克并没有什么手机的设计经验,而在连google都以实际行动承认软件和硬件的整合的重要性的今天,聘请一名头顶有光环的设计大师,以外包的形式来为小米MIX开光。难免不让人想到1990年代山寨厂商海报上的「国际巨星刘德华」的字样。事实上斯塔克为小米拍的那段宣传片,如果配上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确实别有一番风味。
没错,在6.4寸全面屏和国际大师的外表下,小米MIX让我们看到的是跟过去几年完全一样的山寨和粗糙的小米,很多人会把乔布斯「design is how it works」挂在嘴边,但这句话弹性太大,实在经不起深究。我们完全可以说「design is how it works」里面的「it」并不只是产品本身在外观视觉美感之下的内在运作方式,同时也是直接和间接参与设计工作的所有人对设计的态度。请国际设计大师开光的做法难道不正是对「design is how it looks」最大认可吗?

设计的危险

       今天在图书馆翻看原研哉的《设计中的设计》,其中有着这样的一句话,让我陷入了一段对自己工作的一些思考。

      「我们有一些人缺乏日常沟通的实际能力,沉醉于对电子媒介可能性的梦想中,因而有堕入一种沟通盲聋状态的危险。」——第一章节「再设计—二十一世纪的日用品」

         这是原研哉在2000年左右时间开展「再设计」展览后写的一篇文章。从前我总是对于设计大师的权威性嗤之以鼻,如今看完上面一段话,我的不承认,设计大师不管是在设计之中亦或是设计之外总能以更加哲学性和前瞻性的眼光看待问题。

           在我每天24小时生活中,除去睡觉的6-8小时外,另外十几个小时生活中,我大概是一大半时间跟我的手机发生着或多或少的关系。再回过头去看文章开头的这段话,不免一身冷汗。我仍然记得李如一先生在《告别微信》中的警示:我不能接受「离开了某个高度复杂系统就无法生活」的人生。

           我身边个最好的哥们,在某东电商集团上班。最近每次见他的状态几乎都是抱着手机,每分钟都开着微信。走路,坐车,吃火锅无时无刻不在低头,聊天列表分布着十几个微信群,看着他这样在屏幕上飞快的点击,我开始担心如果哪天路上的井盖被偷,倒霉的肯定会是他。

          昨晚朋友请我们去看话剧,在接近两个多小时话剧途中,不完全统计,该朋友大概中途三十次掏出手机,绝大部分时间是停留在微信上。

         然而讽刺的是,我现在的交互以及UI方面的工作,几乎全部宗旨便是用尽你最大的设计功力让用户尽可能的停留在手机屏幕里,更确切的说是我们的产品里。我们需要把手机屏幕里的用户从其它地方吸引过来,你每一次离开屏幕,放弃使用我们的产品,便是我们的失败。我们需要给你最好的用户体验,最好是让你走火入魔,沉醉其中。然后再从你的钱包里拿走我们需要的东西。就这样连同我们自己都无时不刻的深入其中,难以自拔。

        上次从642公交回家,一个小女孩从上车开始就拿着他父亲的大屏手机开始玩儿着「消消乐」手速之快令人惊叹,中途他爸爸问了她一个关于学校的问题打断她的游戏,小女孩儿气急败坏的跟父亲发火了。现在的用户体验设计师交互设计师,UI设计师已经把产品设计的让不识字的小朋友都能毫无障碍的玩儿通ipad的游戏。似乎他们已经不像我们小时候关心树洞的蚂蚁和稻田的泥鳅。

         科技的发展以及互联网对我们生活无孔不入的渗透,VR、AR技术的无线延伸,让我们在虚拟世界更加的如鱼得水。但是我们怎样才能在这技术的浪潮中保持我们对现实世界的认知而不至于沉溺?似乎这还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的离开哪怕只是一个「微信」社交产品,而且你越来越多的孤独感的溢出,是在离开手机之后~

         从表面上看,似乎言过其实。然而真正的怪兽吞噬你之前,是不会让你感受到恐怖气息的~

         周末天气不错,该去爬个山锻炼一下了,记得不要带手机!

《告别微信》——李如一

在庄楠同学的同学的介绍下,我开始尝试听播客节目。

当然这其中的最喜爱的节目之一就是RIO和不鸟万如一【李如一】主持的节目《IT公论》。

那大概是在2015年七月末,我听得第一期节目便是《丑乖丑乖的UI,你在哪里?》,刚好因为RIO是四川人,而这个丑乖得用词深得我心,所以就这么一往无前的听了下去。

因为自己的工作身在互联网行业,所以这节目对我来说也算是很接地气,这也大概是我能一直坚持新来的原因吧。

 

说说不鸟万先生李如一其人。

从《IT公论》到《太医来了》到《味之道》,他一有时间就要去客串。听完这么多期,才知道这个人也算是一个奇葩了,各种怪癖,龟毛。然而这并不能掩盖其才华横溢,通晓广东话和常年在国外生活的经历,包括常年阅读大量中文外文书籍,让这个人身上散发出各式各样奇特的气息。磁性的声线更是给播客加分不少。

今天分享他写的一篇关于微信的文章,个人很喜欢,其中也提到了好多我自己关于人和机器之间如何相处问题的思考。

—————————————————————————————————————

‘There’s a time when the operation of the machine becomes so odious, makes you so sick at heart, that you can’t take part! You can’t even passively take part! And you’ve got to put your bodies upon the gears and upon the wheels…upon the levers, upon all the apparatus, and you’ve got to make it stop! And you’ve got to indicate to the people who run it, to the people who own it, that unless you’re free, the machine will be prevented from working at all!’ — Mario Savio, Sproul Hall,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964

‘I have to? See, that’s why I don’t want to.’ — Cosmo Kramer in Seinfeld Season 7 Episode 9

我把微信删了。

是的,我也很讨厌这类文章。「我为什么退出了 Facebook」「我为什么停用 iPhone 转投 Android」。多大点事?

但我知道很多人和我一样讨厌微信。她们享受着微信带来的便利,但也隐隐约约地意识到了这便利的代价。微信是对中国社会渗透得无比深入的信息传播与媒体出版工具,这样的产品不可能仅仅是一种便利。它塑造着我们的精神。它定义着我们的文化生活。

删除微信对我也不是容易的决定。作为通讯工具以及支付工具的微信非常好用,而在中国微信有时甚至是唯一的选择。在那种情况下,选择微信不是在选择方便,而是在「能够完成工作」和「无法完成工作」之间选择。

但微信越是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越是好用,解决的问题越多,我就越难以心安理得地用它。因为我所反对的是作为生活方式的微信。就像有的人反对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方式,有的人反对「飞特族」的生活方式。我反对把自己文化生活的主导权让渡给任何一个品牌——尤其是微信——的生活方式。

我拒绝一个不允许链接到自有生态圈以外资源的媒体基础设施。在微信公众号里,作者没有权利通过 URL 自由链接到万维网(web)上的其它文章、音频、视频与文件。喏,就像这样。这不仅从根本上肢解了万维网,也在变相鼓励侵权:如果我不能链接过去,就只好复制过来。

我拒绝一个随时有可能让妳打不开朋友发来的某条链接的工具。我尊重腾讯作为商业公司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封杀竞争对手的权力,但我也尊重我作为个人自由选择工具的权利。

我拒绝一个包含高比例低幼、反智、庸俗、无聊内容的信息来源。我不在乎原因是什么,也不在乎微信作为一个内容平台在其中有没有通过其产品设计起到微妙的引导作用。米已成炊。目前的微信就是一个包含高比例低幼、反智、庸俗、无聊内容的信息来源,一个这类内容以外的内容不被珍视的场所。

我不喜欢二维码,不喜欢看不见 URL 只能看见标题和导语的链接传递方式,不喜欢每篇文章必须配一幅题图的规定,不喜欢语音信息的六十秒限制,不喜欢专有的、非标准的分享 API。但从大处讲,这些都相对次要。

我不能接受「离开了某个高度复杂的系统就无法生活」的人生。

Last but not least,我拒绝一条不存在任何加密可能的沟通管道。

微信是方便的。但我选择不方便。

 

—————————————————————————————————————

再看一遍,仍然会觉得这样龟毛的行为中渗透着浓浓的哲学思考,似乎充满了乐趣。

然而对于微信本身,我是没有能力也不可能摆脱了。想着自己每天可能有三四个小时是花在微信上,也是有些后怕。

我仍然没勇气去改变现在这样慵懒的生活方式,没勇气面对自己离开这个紧密社交软件后的虚脱感。

就像我还是会把这篇文章转发到朋友圈去。

走不出去,还真是有些绝望!

设计的权重 – 为网而生

这是一篇由[C7210 – UX玩家、交互设计师、猫奴、guitar fucker,现就职于腾讯ISUX(上海)]翻译的文章。

原文作者[Sebastien Gabriel    Visual designer for @googlechrome. T-Rex breeder.]

个人非常喜欢,故转载!

1-dU2UHcf2Xd0YApmJ70lBow

周六晚间,正文刚刚翻译好,头疼,喉咙干涩,赏给自己一些酒精和尼古丁,作为周末的犒劳。已有几周没碰威士忌了吧,和戒朋友圈一样并非完全出于自律而是丧失掉了欲望,留给更需要的时候譬如现在这样,边际效应会更高些。

天气么,仍是那样,寒冷的日子却是晴好,下起雨来便开始回暖,这样的循环似乎从夏末开始。

小app写的呢虽然看上去仍是很难赶上年末个人目标完成度的评估时间点,但也是越写越有心得的样子了,完成Notification相关的东西之后需要整合到CoreData然后尝试iCloud啊若OK便可以提交苹果店审核了这样。

前面有朋友在微博上问交互设计师还需要写代码么。当然有胜于无,却绝非必要,只是我需要做这件事来实现自己一点小小的心愿而已。

然后开始说正经的。前几天看到Facebook关掉创意实验室的消息还是蛮震惊的,毕竟产出了Paper那样对设计界来说充满创意与范例模式的产品,如今都下架或停止支持了。当时就发了微博说到这件事,然后看到这篇文章,The weight of design,来自Google Chrome的视觉设计师Sebastien Gabriel,针对这个事件进行的思考或是说反思。我喜欢看这些大牌公司或产品的设计师谈论思考的内容,虽然形式上没有方法或案例文章那样丰富愉悦,但是更加解渴。解渴的不要不要的。下面进入译文吧,然后我再去灌上两口,尽早倒下。

最近几天有些消息很是令人遗憾,譬如Mailbox、Carousel和我们说再见了Facebook关闭了他们的创意实验室,旗下的Slingshot和Rooms下架,而他们最著名的产品Paper也疑似停止支持。这些消息又让我开始思考一个一直以来都盘踞在脑海当中的问题:

设计,对一款产品成败的影响作用究竟有多大?

我在这里所说的“设计”一词指的是界面的交互与视觉设计。当然,设计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概念,囊括了产品的方方面面,角度不同理解也会有所差异,而我现在所思考的就是你我这样的UX、UI设计师的工作在产品成败当中所能起到的影响作用。

我想,上述消息当中提到的那些产品,在设计方面的高品质是毋庸置疑的。实际上我还记得它们刚刚发布时由于精彩的交互与视觉设计而广受业界赞誉的情景。

客观的讲,这几款产品的设计在业界当中确实堪称典范:舒适的体验流程,精致的视觉表现,即富有教学性又不失愉悦性的新手引导,与系统平台提供的设计模式保持着合理的一致性等等。在设计上能达到这种层次的产品会令我仰慕。

进一步讲,这些产品本身的概念也都不错。由Mailbox和Carousel带来的诸多功能范式被如今的很多竞品所使用着;Slingshot是Facebook对于Snapchat的反击,而Rooms则让我们看到了创建和使用论坛的全新可能性。

但最终,这些产品并没有表现出很强的实用性,我个人来说也看不出这种局面能够被精彩的设计所挽救。所以看到这些消息之后我又开始思考那个问题了。我觉得自己对于我们所说的“设计”可能有些过度崇拜了。

过度崇拜

作为设计师,我总会在不经意间以偏概全的审视着自己的职业世界。对于一款产品,我通常只会关注它在设计方面的表现,并习惯于从这个角度出发去评价产品,因为这个角度是我最熟悉的,这就是我理解事物时所站的角度。

当然,设计的重要性无需多言,但它并非成就产品的唯一要素。然而即便知道这个道理,以偏概全的视角与思维方式也没有得到扭转,它们甚至愈演愈烈了,以至于使我的认知越发失真,几乎达到了认为设计能解决一切产品问题的程度,仿佛设计本身是一种解决方案,而不是用于承载信息的媒介。

这就是我所说的过度崇拜。

我们的工作是制造事物并使它运作起来 – 制造漂亮的事物并使它以良好的方式运作起来。进一步说,我们现在的工作中可能还包含着推销某种认知与展望的自发性任务。我们向人们推销着“完美产品”的展望,向“普通人”推销着高效、简洁、美观的界面对他们的人生同样有着重要意义的认知。

这让我想到一个问题:我们是否也在向自己推销着这种展望或是幻象?我们是否把设计看的有些过分重要了?我们是否正在让自己越来越相信着如果设计的好,其他一切就都会好?

我们会不会有些过分强调设计在产品组成要素当中的权重了?不仅因为我们爱设计,有激情,同时更是因为我们太希望自己的存在也是有意义的了,以至于我们将这份希望寄托在了自己认定的“好设计”上?

我们反反复复的设计着所谓的“体验”,将大量时间花费在稿子的某些细节当中以实现设计方案的“完美”,竭尽全力将各种设计产出物的表现力度一再提升 – 我们是在设计产品,还是在设计“设计”本身?

当“漂亮”、“灵动”、“无形”等等设计要素本身变成了我们设计工作的首要目标时,当我们一门心思向着这些目标前进却发现目标本身也在越飘越远时,我们可能需要停下来衡量一下设计在整个产品当中的权重问题了 – 与能够对产品产生重大影响力的其他要素相比,“设计”有多重要?

所谓“其他要素”,举个例子,比如“时机”。站在产品层面,甚至是商业策略侧面,“时机”意味着创意概念与执行时间的完美整合。有时,这意味着少量的投入与快速的产出,有时又意味着经年累月的打磨,其中的变数太多,每种情况对于设计或任何其他职能的权重分配都有所不同

当我发现自己总是倾向于将设计质量作为度量产品价值潜力的主要工具时,我意识到自己的产品设计观念已经有了很大的偏差。我开始意识到,除了设计以外,“产品”这个概念的背后还有太多东西值得关注。将眼界放宽些,你会发现,有时,某些问题的解决方案真的不在我们能够掌控的范围内;有时,设计的价值领域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

我将这些想法记录下来,为的是让自己看的更清晰、更全面一些,同时也能让自己的设计工作变得更准确、更高效一些。不过看起来,我所提出的问题比我能回答的要更多一些。就当做抛砖引玉吧。

希望这些文字也能让你重新聚焦,重新思考什么才是好的产品设计。设计是一种手段,而非最终目标。设计是一种体验原则的界定方式。设计是一种持续的过程。设计的意义,也动态的体现在这个持续的过程当中。

译文代表原作者观点。欢迎发表评论,或到译者微博进一步交流探讨。

本站原创编译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来自Be For Web
译者信息: C7210 – UX玩家、交互设计师、猫奴、guitar fucker,现就职于腾讯ISUX(上海)

Long live shadowsocks_by “网络汉奸” PeterCxy

And f*** the GFW. 向那些为互联网自由而奋斗的勇士们致敬。

What happened

昨天晚上,即2015年8月20日晚上,shadowsocks, 一个著名的代理工具,的作者 clowwindy,在 GitHub 上干了这么一件事情:他把他所维护的几个 shadowsocks 实现的代码仓库内的 Issue 面板全部关闭,所有帮助信息全部删除,所有的描述都改成了 Something happened. 他所维护的项目包括:

  • shadowsocks(原版, python)
  • shadowsocks-windows (csharp)

以上两个项目全部位于 https://github.com/shadowsocks 组织内。另外,他还清空了该组织的 membership,或者将所有成员全部转入隐私状态,不对外公开。

一开始我们认为,出现这个情况是因为 shadowsocks 作者的在 GPLv3协议下公开源代码的 shadowsocks-windows 被人利用并不遵循 GPL的规定还振振有词,把作者气得不干了。

但是今天早上一觉醒来才知道事情远远不止这么简单。在早上,clowwindyshadowsocks-windows#305 号issue(也是Pull Request)下回答

I was invited for some tea yesterday. I won’t be able to continue developing this project.

然后声明他将不能再对此项目进行维护。目前此仓库内的所有clowwindy 的评论都已经被删除,包括这一条。

同时,他本人的 Twitter 开启了保护状态,只有先前关注的能看见他的最新状态更新。

这个笑话中国人都能看得懂。喝茶,查水表,都是一个东西。不过是官方看某些人不爽请去谈话罢了。这一谈不要紧,恐怕也受到了某些 强制力的威胁,回来以后作者马上就做了以上的事情。在早些时候,他还在GitHub 上不断推送同一条空的 commit

https://github.com/clowwindy/json_to_model

里面,因为这样的话,他的 Public Activity 会被这些无谓的commit 刷屏,把之前到 shadowsocks 项目的提交记录洗掉。

What does it mean

作者不再对 shadowsocks 进行维护,这代表着这个协议以后不会再发生任何变化。再结合最近 GFW 部署 shadowsocks 协议干扰和屏蔽算法的事情来看,这几乎意味着 shadowsocks 这个协议本身的消亡。

同时我们不得不为这位开发者担心。拉去谈话,可是一件大事了……

shadowsocks 现在是在圈内广泛使用的一种科学上网方式,比如说我,拉 GitHub 代码都得靠它,否则有没有速度都是一个大问题。尽管有很多不足,但是要找到一个同样易用、易于配置的协议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这件事情,只能意味着:我们的防火墙又一次加高了。

What to do

  • 更换协议
  • 使用 obfs4 等混淆方式
  • 自己维护 shadowsocks

我的吐槽

有很多人说今天这件事情恶心,事实上,它一直是这么恶心,只不过shadowsocks 这种协议让我们暂时忘记了它有多恶心而已。

世界闻名的两堵墙,一堵已经推倒了,另一堵居然一年比一年还要高。

这里面的有些人啊,居然不知道自己一生都活在这么一个猪圈一样的东西里面,还为建造这堵墙的人加油助威。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事情总是如此之神奇。大量的 shadowsocks 用户甚至不知道作者是谁,而作者本人却要为这些人付出极大的代价,这就是无名英雄。

鲁迅先生说过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今天我们就看着这样淋漓的鲜血在眼前一滴滴地流尽!

请永远记住:你的眼睛,你的手,你这个人,是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只要你有健全的思想,你能看到什么、应该看什么,只要不侵犯别人的权益,都是无可非议的。尤其是像某长城这样家长式的管教,或者说已经偏向于保护某些人可耻的利益,是无法接受的。

更可怕的是为了一些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利益而跪下来舔着别人的**还满口叫香的所谓评论员们。您们的吃相真恶心。

如果不能做一个真的猛士,请至少确保,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是一个人应该说的,而不是连没有自我意识的东西都可以复制的话。

我们是人,不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机器,更不是可以随便被限制的思想。

在此,谨向:

一切像 clowwindy 一样为互联网自由而努力的斗士们

致敬!

还有:

GFW your motherB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M

“网络汉奸” PeterCxy 如是说道。
Long long live our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