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荒野

直到半夜,突然从床边坐起。
拿起打火机,点燃一支烟。耀眼的火光刺痛了迷离的瞳孔,燃烧的烟头如同夜的朱砂红痣。缕缕烟雾缠绕着寂寞的思绪,袅袅妩媚的挣扎。
凛冽的月光透过窗户漂白了地板连同无辜的孤独,窗外的夜开始放肆的弥散开来,黎明还在远方,只怕未等它赶来我早已窒息。于是丢下快要灼烧到手指的烟头,翻身入眠。
那支躺在地板上的烟头依然在燃烧,微风吹破包裹着的烟灰,那殷红愈加迷人。妖娆的青烟在冰冷的月光下恰似迷香。
沁染了旧时光,也迷醉了绝望……

2012-03-14 15:50:38

发表于李曜的人人日志

(那时候竟然如此的文艺!哈哈哈!)